【狼队】深海之下(3)

*ooc预警!!!

——————

Logan呻吟着醒过来,感到一阵头痛……昨天他喝的太多了,舌尖满是苦涩的味道。他感到大脑仿佛被泡在巨大的玻璃啤酒杯里,天还黑着,半拉的厚重窗帘外透露出丝绒质地的夤夜的天鹅绒蓝,零星的风险些垂落寥寥的星辰。有些模糊的感觉影影绰绰……瘦子。Scott去哪了?

他猛地坐起来,被子从他的身上垮落下来,旁边的床铺被整理地平平整整,Logan知道这是Scott的手笔。他皱了皱眉,敏锐地感到有什么异常。这不像Scott的作风,在深夜偷偷溜出去?床铺已经变冷了,他甚至能够想象出Scott小心地观察沉睡的自己,一点点把自己从他怀里抽出来再为他盖好被子,像往常习惯地那样仔细抻平被单,穿衣服和鞋子,洗漱完毕后把眼镜戴上……

他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床头柜,Scott每天都会带着眼镜来这里,早上起床前他会把眼镜放在眼睛上再睁开眼——他知道Scott是怕自己的镭射光突然恢复伤到自己。

——————

“你不用这样,没关系的。反正我能恢复,对吧?”第一次看到Scott这么做的时候,Logan无所谓的告诉Scott,他觉得Scott太过小心和敏感了。

然而Scott带着难以言喻的神情看着他,似乎很难过并且——愤怒?当时Scott非常严肃地看着Logan,那几乎让Logan有点想笑。“如果你这么喜欢它的话,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等我恢复之后,你想要多少就会有多少。”但最后Scott的神情变得冷冰冰的,他这么说。他在口是心非,Logan想,他大概能够猜出Scott想要说什么。

Scott在气他不在乎自己。他会愈合,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痛。

“所以,要把我从这里射到查尔斯最喜欢的那棵树上去吗?镭射眼?”他揶揄道,Scott吃惊的看着他,摇摇头低着下颔笑了起来。他有一对笑起来很深很甜的酒窝,稚气未脱的尖尖的虎牙。琥珀色蜂蜜一样流动的金箔色笑容……这实在太过犯规了。一个男孩怎么能笑得像这么甜美?

Logan的嗓子开始干燥。上一次Scott对他这样微笑还是他用钢爪破坏掉警报器的时候,他伸出中间的爪子给了他一个中指,Scott却笑得如此开怀而耀眼……像冬日松枝上的霜雪被一只鸟儿的翅膀轻轻扑过,白雪簌簌地落在他的心脏上,颤动不已。

你之所以可爱,全凭天分。

Logan无端地想到这诗句……这诗句为Scott量身定做。

——————

Logan匆匆来到车库,下意识地想要寻找Scott的摩托车——如今Scott已经妥协了,他默认Logan可以骑他的宝贝儿。尽管他每次看到忘记加油的摩托车都会把给Logan的车钥匙拿走。

车库里有Scott的味道,不算新鲜了,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气,Scott大概离开了一个小时。Logan粗略地估算了一下时间,疑虑重重。Scott会去哪里?他为什么突然瞒着所有人离开?就像那一天……他突然去找Jean的那一天。

一阵久违的恐慌和巨大的空虚席卷了他的身体。无数次的梦魇纷沓而来。那天他拉住了Scott,难得废了口舌说服他。他以为自己理解Scott,就像他们都爱着Jean那时候一样了解……事实上没有,他不知道Scott的痛苦。“不是所有人都愈合的像你一样快。”他记得Scott含恨说,甩脱了他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远远地开着他的摩托车到那个水泽丰盈烟雾缭绕的湖畔,欣喜若狂的看着Jean,用那双没有戴着眼镜的鸢尾花蓝眼睛温柔的注视失而复得的女友,以为她还是原来那个红发的他的女孩……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Jean又一次伤害了挚爱她的两个男人,对其中一个那是最后一次。而上一次是因为她的死……这一次是因为她的重生。

Logan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他的记忆,他知道这些对于此刻的战警们来说是毫无意义并且残酷的。何况他并不怪Jean。Scott也同样,他可以为了Jean付出一切。Jean是个好女孩,从始至终,她一直都是。

——————

一辆炫目的银色跑车在夜色中滑出车库。

Logan叼着一只没有点燃的雪茄坐在Scott的车里,缓缓转动方向盘。车里弥漫着非常稀薄的车载香水味道,Scott不喜欢浓的或任何带有旖旎风光感的香水,他偏爱极其淡的香水,像是雪松或者海盐。和他的人很像,某些程度上相当严谨古板。

Logan打开敞篷将这一点淡淡的香水味道散出去,他需要闻Scott的味道找到他。这不算难闻的香水气息让他忍不住心烦意乱起来。该死的,Scott他妈的在哪儿?
他不停耸动鼻子嗅着Scott的青草味道。那种味道渐渐变得浓郁起来,变成一种青绿色的波纹状雾气,同时还有愈来愈浓的酒精的气味。

Scott,你到底喝了多少?

Logan一脚踩压油门,他已经确定了Scott的位置。他在Logan常去的酒吧附近。喝了不少酒,或许已经不太清醒。他很想揪住Scott的领子质问他——

“嗨!Logan!!我在这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叫起来,划破了夜晚的寂静。Scott!

“Shut up!”Logan低声吼道,同时紧急刹车。Scott和他的摩托车在路边孤零零地站着,满脸通红并且满身酒气。

这里是市郊。这个时间鲜有车辆经过,两旁阴沉沉的房子的米色屋顶和红色栅栏被夜色的磷粉幽幽覆盖,像暗淡的蝴蝶翅膀。Scott没有穿制服,他的黑色衬衫领口敞开三个扣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肩上,袖子挽到手肘露出漂亮的小臂线条。一副休闲款的红石英墨镜堪堪挂在领口,划出一道引人遐想的浅浅凹陷消失在领口深处。Scott的蓝眼睛像矢车菊蓝宝石般闪耀着,醉酒后的浅红色恰到好处地浮在他的脸上,那带着深甜酒窝的笑容分外刺眼。

Logan感到一阵恐怖的怒气冲上来,他打开车门再身后彭的一声重重关上。Scott正全身无力地半倚在摩托车上,带着不清醒的蓝色眼睛和甜蜜笑容看着他。

“Wow,看看你都做了什么,Scott?”Logan讽刺道,他把他从车上拉起来,试图让他站稳。但Scott显然已经没有力气了,他顺势抱住了Logan,把头深深地埋在他怀里,“Logan?……我知道你会来找我。”他发出一阵闷闷的、只有喝醉了的人才会发出的笑声。

天哪。Logan几乎是立刻感觉到一阵热流猛烈地从腹沟涌过。Scott今晚绝对是个灾难。他深吸了一口气,放柔了声音,“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不应该再呆在外面了。好吗?”他尽量温柔地把Scott不断下滑的身体扶起来,Scott却顺势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随后他感到Scott温热的吻不断落在他的颈上。

Scott抱着他。并不断地、不断地胡乱吻着他。他的吻落在耳根,顺着下颚轮廓吻到唇边,随后是脖颈和锁骨。“Logan……谢谢你来找我……”他喃喃细语,抬起迷蒙的蓝眼睛看着Logan。上帝啊上帝啊Scott。Scott看着他。吻我吧吻我吧。

他搂住Scott的腰吻了他。Scott的唇非常柔软。他湿热的口腔毫不设防地向他敞开,带着热烈的柔软的欢乐。那天真几乎是让人心碎的,痛苦和脆弱的味道简直让他窒息。

Logan紧紧把他抱在怀里,感觉这男孩下一秒仿佛就会碎在他怀里。Scott从不示弱,他一向坚韧不拔,带着沉静和理智。而今夜他却丢盔弃甲,柔软地像只露出肚皮的刺猬。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某些让他痛苦地无法疏解的事。

Logan决定先回到学院,再处理Scott的问题。他喝的太多了。“站稳,宝贝儿。我要先去把你的车子弄上来。”他慢慢松开了手,感到自己已经硬的发疼了,妈的。

Scott突然用力推开了他,脸上的潮红褪得一干二净,他用手捂住嗓子咳嗽了几声。随后慌乱地看着他,“对不起,Logan。”他的蓝眼睛里雾气渐渐散去了,显露出清醒的神色。

Logan的动作停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Scott的脸色依然苍白,嘴唇微微颤抖着。“我很抱歉,就是这样。”他咬了咬牙,似乎试图保留一点尊严,但他终于说了出来,“你不想要我,是吗!就算这样都不……”他说不下去了。“我很抱歉!你不爱我,Logan,我本该知道的!”他忽然提高了声音,用手捂住了眼睛。

他在说什么!Logan震惊地看着他,奇怪的是他他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事情并不是Scott想象的那样。

Logan走过去,“作为X战警的队长,我得承认你挺聪明。”Scott惊愕地放下手看着他,Logan耸耸肩继续说,“不过Scott•Summers却很迟钝。”

Logan凑近了他,嗅到青草的辛辣味开始一点点变得浓郁起来。“我打赌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要你,Summers.”他低声说。

Scott似乎苦笑了一下,“重点是,你或许只是想要我。”他刻意强调了“只是”这个字眼,好像什么硬东西硌碎了他的牙齿。“我听到过你说梦话,Logan。'I thought u are the moon and I am your wolverine.'我想你说的不是我。”

Logan沉默了一会儿。

“是啊,那是很久前的事情了。”忽然间Logan回答。他靠上车门,重新把一只雪茄点燃,低头笑起来。

“Wolverine loved the moon,but I love you.”

过了很久,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他听见了Scott的笑声。

“这情话很差劲,”Scott说,“但我很高兴知道这个。我也一样,Logan。”

他们重新吻在一起。

——————

Logan无数次地想过,如果在那一天他拉住了Scott,事情是否会不一样?

当他想起他的墓碑旁青草茵茵,大理石上摆着火与带露水的白玫瑰,明媚的阳光和泽维尔怒放的鲜花他再与之无缘……

他就下定了决心,如果一切都能够重来,他将再也不会让他失去……让Scott离开他的身边。

TBC

那句诗是茨维塔耶娃的诗,好喜欢那一句!

喜欢的话能点个心心留个评论一起玩耍就更好啦!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