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 live

*以前写的小段子……

纱质的窗帘透着日暮的鹅黄。夕阳的光束被神祗的刀尖切割成薄薄的数片,剥落在窗帘一朵纤细幼弱的洁白四瓣百合上,像水滴般顺着深绿的茎杆优雅的滑落下来。花瓣中央偶然陷落下去枚突兀的黑点,是个烟头灼烧的伤疤,暗自记着某月某日情欲燃烧过的痕迹。

太宰治的右手缩在大衣的口袋里,修长的食指在口袋内衬轻轻刮擦。中也,中也。

胃部一阵烧灼似的抽搐,唇像是要亲吻谁一样翘起,再勾起一个会意的微笑。中,也。这名字甫念出来便如个幽暗的诅咒破除,轻微的噗的一声像琉璃光泽的肥皂泡突然爆裂,残余着一点晶莹的光屑。

太宰治久久地默念着中原中也的名字,直到他把他刻在心上,成为他崭新的伤痕,他真实的痛苦...

 

【瑟曦x珊莎】Long Summer

*忽然脑洞求轻喷

*短小君,ooc属于我!!

珊莎坐在洒满阳光的卧室里头。明晃晃的镜子中金色的琴弦似的阳光闪耀着,一束束错落有致地垂落下来,稀薄的细小羽毛般的灰尘雾蒙蒙地静谧悬浮飘动在晒成沙金色的空气中……窗外怒放的玫瑰香薰袭人。

珊莎扶起身上厚重的华服裙摆——十二颗圆润的小指头大的海珍珠白润地盘成纽扣,紧紧固定起后背到纤细腰间交叉的白银丝线。奶油蛋糕般层叠的精致手织蕾丝呈波浪状优雅地锁紧她锁骨和胸前,伴随着绷紧的象牙色褶皱垂到腰间,遮掩了若隐若现的双层花卉纹样的薄纱。裙摆膨起,腰身按照君临时兴的样式从两侧最纤细处漫延起数层轻纱,犹如盛开的玫瑰花瓣。

在北境珊莎可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

 

【狼队】深海之下(3)

*ooc预警!!!

——————

Logan呻吟着醒过来,感到一阵头痛……昨天他喝的太多了,舌尖满是苦涩的味道。他感到大脑仿佛被泡在巨大的玻璃啤酒杯里,天还黑着,半拉的厚重窗帘外透露出丝绒质地的夤夜的天鹅绒蓝,零星的风险些垂落寥寥的星辰。有些模糊的感觉影影绰绰……瘦子。Scott去哪了?

他猛地坐起来,被子从他的身上垮落下来,旁边的床铺被整理地平平整整,Logan知道这是Scott的手笔。他皱了皱眉,敏锐地感到有什么异常。这不像Scott的作风,在深夜偷偷溜出去?床铺已经变冷了,他甚至能够想象出Scott小心地观察沉睡的自己,一点点把自己从他怀里抽出来再为他盖好被子,像往常习惯地那样仔细...

 

【狼队】深海之下(2)

*ooc预警!!!!

*如果有人看求评论区玩耍~

“Scott?你还好吗?”

Scott从恍惚中醒过来,眼前耀眼的暖色光线透过巨大透明的玻璃窗洁净地折射进来,像一大团挨挨挤挤的肥皂泡显得华丽而虚幻。那光线仿佛在很远很高的地方……Scott感到不真实。他的呼吸黏着,不得不深吸一口气让空气重新充盈进肺叶。

“Jean?”Scott喃喃,勉强撑起身体试图集中视线。透过此刻毫无用处的红石英眼镜他看到Jean火焰般的长发跳跃起来在丝滑如牛奶的光线中抛开。

“你有事情没有告诉我。为什么?”Jean没有开口,但她的声音清晰的穿过Scott的大脑。这让他感到一丝不适——她和Charles出于对他的爱...

 

【狼队】深海之下

*ooc!!!ooc预警!!!就想看狼叔小队谈恋爱!!

*队琴分手设定

*有微EC注意

“Logan,Charles让你在这里等他。”

午后的金毯毛茸茸地铺盖在泽维尔天才少年学校前的绿茵上。馥郁的玫瑰丛和淡鹅黄的灌木丛热烈美艳,饱和的嫣红蒸出甜蜜的香气。

Logan闭着眼晴斜躺在松软的长沙发上,暖风和花香的气味混合着一种不知名的好闻淡香。Logan的耳朵敏锐的察觉到了脚步声和衣料摩擦的细微声音。丹宁牛仔摩挲着光滑修长小腿——

Scott走进来,穿着一件淡蓝色衬衫和水洗牛仔裤,手里夹着文件袋,像个青春洋溢的大学生,Logan睁开眼睛注视着他,感到他像初夏的光芒或者晒过的青草一样干燥温...

 

【太中】往事只能回味

他手边有一罐冰红茶,冰凉凉的冒着一层晶粉似的细腻水汽,像害羞小姑娘蜜桃色嘴唇上的汗珠。不知道是谁买的又是谁放在那里的,在孤零零的深棕实木桌子上茕茕孑立。他冷着脸拿起来,也不拉开,碰的一声扔到床上,好像他从来没有爱喝过一样。好像他那时一时兴起想要戒酒找到过比这更好的替代品一样。

不过不再需要了,他早又开始喝酒,再也不要冰红茶做拙劣的替代品。这劣质便宜货色怎比酒?既不香醇,涩味又浓,舌头一阵阵地干。

他走到厨房,趿拉着拖鞋,身上松松垮垮裹着一件浴袍,带子系的松,若是被例如中岛敦这种纯情少男看到一定会捂上眼睛。他丝毫不以为意,翻出平底锅子,架在火上,倒了油才慵懒地磕破了一个蛋在锅里。滋滋啦啦,蛋...

 

【太中】Seasons in the sun

最近学习累到吐,我可能选了个假专业( ー̀дー́ )重发混更

另外最近重温这首歌,听着歌词泪目了qaqqq

————————

“无论如何都麻烦您了。那么请吧。”

将面容笼在厚重的黑色兜帽中的女人点点头,抚开了铺就暗红色天鹅绒的古桌上一排排积灰的厚重书籍并肮脏混浊的水晶球,袖中枯槁的手将玻璃瓶中色泽诡异的液体倒入喉中,在两个青年人的注视下手摆印伽。一阵颤抖,剧烈如同过电,黑色兜帽垂下来,面容愈发晦暗。

太宰治

啊呀,谁这样没头没脑来把我从甜美的死亡中召回?哦……是你们两个。看你们的样子,时间可是过去不少啊。也怪不得,过的还好吗?

话说起来,我是怎么死的?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真令人...

 

污浊之后


黑暗铺天盖地如海浪呼啸席卷而来,满目疮痍残阳如血。而他大笑着张开怀抱空门大开,等待着把他的世界、灾难及爱人一同拥入怀中拯救。在他触到他指尖一刻世界重启。灾难退散。爱人回生。红苹果与玫瑰香气凛然怒放。他是完美而圆满的零,一切在他怀中恰好开始又宣告结束。他做了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事,而他只顾温柔的看着缓步从黑夜色中脱壳的爱人力竭颤抖的眼睑。
中也,太慢啦。

睡不着写个小段子

 

【双黑】太宰治给中原中也拜年

*过年摸的鱼。都忘了它了……

太宰治给中原中也拜年

这天大年初三。港黑家好不容易送走了舅姥爷太祖母七大姑八大姨并各类侄子外甥女,上下收发了不少的红包水果糕点糖果酒水,待家里的儿子中原中也脸都笑僵了,最后一波客人终于送走,众人功德圆满。

“小子辛苦了。”中原中也他大姐尾崎红叶穿得很是济楚,新裁的和服袖摆宽大,精绣着一爿月红枫叶的秋香色衣料暗香浮动,招的中原中也小小打了个喷嚏。

中原中也不吭声,拧着眉毛看一眼直堆到角落里的红酒,倒有些生气。这都是哪门子穷亲戚,什么不入流的也来送,不是瞧低了我们家?

他家主森鸥外发了个哈欠,眼泪都逼到眼角去了,说中也君这话说的,哈哈,娶媳妇怎么也比出殡强嘛...

 

【太中】理想与爱情

*新年了还是甜甜甜

*HE放心食用~有微量芥敦

*欢迎大家评论区玩耍捉虫提意见喔(*/∇\*)

外面下雪了。中原中也裹紧了大衣,想了想又慢慢把手从黑色大衣的衣领子上松开了。开玩笑,这看上去很孤独,而这是他最不想让人看到的东西。他中原中也港黑二把手,是从来不与这些东西沾边的。夜色凄迷,他匆匆的穿过这个匮乏想象力也并无灯红酒绿的街口,手里拿着钥匙打算去取他的车好回家喝点红酒。雪已经下了很久而让人感到厌倦,单调的白色在夜色里散发着白骨一样幽幽的银光,像细小的钻石碎屑或者眼泪的颗粒,可怜巴巴的一动不动怪是可怜,以假装成肃穆的背景色,世界屏住了呼吸。随后被中原中也昂贵的黑皮鞋毫不留情亦是毫不知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