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试周暴躁女孩实名命令卡配罗现在立刻马上在一起给我就地办证!!!!!!!

 

【盾冬】To Bucky

看完了。心好痛。
为盾冬激情写诗,虽然根本不会写……另外以辣鸡英文翻了英文版,如果大家愿意帮忙捉虫真的非常感谢
在我心里他们无可替代,灵魂伴侣永远都不分开。

【中文版】
因为这里是一切结束之地

你的灾难 苦厄 今日消弭无形

爱情久远 久不过生命

如何弥补我痛失所爱之苦

一次 再一次

徒然有四倍的坚强

我用破碎的心脏 能否抟和你的骨灰

重塑爱形

不必牵挂我 不必忧我之忧

你 世界 我

我已失去前两个

只有珍爱我自己

我怕死亡

阻止我保护世界

纵然它曾对你我刀剑相迫

我更怕死亡

带走我关于你的一切

无人铭记

等着我 我的爱人

直到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离

只因早在多...

 

芬路段子

就……很想看废柴师兄在明非面前疯狂装逼

整条寝室走廊,一分钟前还灯火辉煌,充斥着各种游戏声音和嘈杂对话,现在……路明非双腿打颤,从兜里摸出手机哆哆嗦嗦地给芬格尔打电话。走廊里一片死寂。
“师师师兄你千万不要出来,”路明非拼命把手心里的汗蹭到裤子上,天灵盖里仿佛咕嘟咕嘟地冒着岩浆,死侍充满腐朽气息的行动声已经逼近了他们的房间,“千万不要出来啊啊啊啊啊!!”
电话那边静了一下。路明非清楚地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芬格尔咀嚼金枪鱼寿司的声音,“怎么啦师弟?外卖到了吗?”
“事到如今就不要再关心外卖了好么!”路明非状如疯狗,“我说……咱们大事不好了啊!”
芬格尔吃完了金枪鱼寿司,盒子落地的声音传出来。一阵塑料袋哗啦...

 

【火TJ】Happy New Year

*火tj真的好嗑!!我嗑爆!!!!

*私设如山,TJ设定不变,小火职业摩托车手且保留异能

*ooc!!!!极度ooc请避雷

*一发完,希望大家喜欢!

Johnny感到烦躁。
“艹!该死的蠢货。”他骂骂咧咧地把头盔夹在手肘弯里,好在没有一瘸一拐,剪得很短的头发下,一张年轻英俊得有些锋利的面颊燃烧着怒气。他左手漆成亮红色的鲜艳摩托车头盔上潇洒地签着他略显歪扭的大名,Johnny Storm,而此时这个签名已经悄无声息地移动到了他腋下的那片阴影里,被另一只手狠狠捶了一拳,随即传来主人痛苦的吸气声。
他失误了,这真是难以置信。要知道他还挺看重这次比赛,而最主要的是,他的新座驾可是匹撩蹄子的烈马,并...

 

【全员向】吐真剂(下)

*本章出场cp 铁虫铁无差,锤基,微量鹰寡
*ooc!ooc!ooc!
*终于完结啦~谢谢大家喜欢!

布鲁斯班纳知道大事不好。

他揩了揩额头上的冷汗,偷偷打量着雷神的大个头,“什、什么?我不明白……”

“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索尔简单的说着,缓缓逼近了他,语气中透露出威胁,“你知道托尼会给我们下药,是吗?”

布鲁斯班纳决心违背自己的良心予以否认,开玩笑,他还有梦想没实现呢……“是的。”

布鲁斯班纳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他说了什么?这不是他想说的话!

“咳,咳,”托尼装模作样地咳嗽起来,右手蜷起来搭在嘴巴上,掩饰不住的大大的笑容从指缝里露出来,“惊喜,班纳!”

“你对我做了什么?!”布...

 

【全员向】吐真剂(中)

*本次出场cp 盾冬 鹰寡  微量锤基
*ooc!ooc!ooc

“愚蠢!”在托尼向晚来的两神兄弟娓娓道来前因后果后,洛基的小脸气得涨红,意义不明地狠狠看了索尔一眼,“这就是你所说的‘善良的中庭朋友’,哈?”

“你让我失望了,托尼!”雷神吼起来,露出点羞耻的神情,受不了地躲开弟弟的眼神,用懊恼而受伤的眼神注视着托尼,“你本该向我弟弟证明……”

“证明什么?中庭人都是友好的愚蠢单细胞生物?”托尼打了个响指,“说实在的,雷神……你的性幻想对象是你弟弟吗?”

哦天啊!布鲁斯按住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托尼,真有你的!你可给大家开了个好头!

索尔和洛基同时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

“是的。”...

 

【全员向】吐真剂(上)

*cp盾冬,锤基,鹰寡
*半架空,基本采用原设定,不合理部分为谈恋爱和恶趣味服务
*ooc!ooc!ooc!

吐真剂

托尼和布鲁斯在一次做实验的过程中,意外得到了一种强效吐真剂。

“吐真剂?听上去是个鸡肋的东西,不过……”

托尼的眼睛滑到了鼻梁上,棕色眼珠里布满了红血丝。他熬夜太久了,连咖啡因都已经不能让他兴奋起来。而他最近发誓远离嗑药,以至于不得不依靠一点甜食来保持清醒。他摘下手套,从一边的小盘子里拿过几颗色彩鲜艳的MM豆,风生水起地嚼了起来。

“但是……什么?”布鲁斯班纳不安的问道,他搓了搓手指,眼睛不由地瞥着不远处的小盘子。托尼又从里面大大抓了一把糖豆,满不在乎的塞进嘴里。

托尼...

 

【楚苏】伤寒与天鹅

*ooc预警!!!

*求大家走过路过评论一个!打滚

伤寒与天鹅

伤寒与天鹅来自同一个地方。

“不好意思,我已经做了决定了。"

“那就这样吧。嗯再见。”

楚云秀坐在甜品店里挂掉手机,伸手把脖子上的茶色围巾摘下来,叠好摆在一旁的木制扶手椅上。天气寒凉,冷气呵得她手指素白。店里的暖气开的不足,病恹恹地维持一点虚假的和平。她自己倒是不愿意来这种地方的,然而那女孩喜欢。眼睛不由得多瞟了眼书架上红色封皮的传记,旁边的吧台上一只水波纹边沿的大肚子玻璃缸底散落着层五彩斑斓的彩石子,游着几尾臃肿的橙红金鱼,摇头摆尾地吐出泡泡。店里弥漫着淡淡的咖啡香气,新鲜出炉的烤面包的浓郁香气已经渐渐淡去...

 

【太中】Long live

*以前写的小段子……

纱质的窗帘透着日暮的鹅黄。夕阳的光束被神祗的刀尖切割成薄薄的数片,剥落在窗帘一朵纤细幼弱的洁白四瓣百合上,像水滴般顺着深绿的茎杆优雅的滑落下来。花瓣中央偶然陷落下去枚突兀的黑点,是个烟头灼烧的伤疤,暗自记着某月某日情欲燃烧过的痕迹。

太宰治的右手缩在大衣的口袋里,修长的食指在口袋内衬轻轻刮擦。中也,中也。

胃部一阵烧灼似的抽搐,唇像是要亲吻谁一样翘起,再勾起一个会意的微笑。中,也。这名字甫念出来便如个幽暗的诅咒破除,轻微的噗的一声像琉璃光泽的肥皂泡突然爆裂,残余着一点晶莹的光屑。

太宰治久久地默念着中原中也的名字,直到他把他刻在心上,成为他崭新的伤痕,他真实的痛苦...

 

【瑟曦x珊莎】Long Summer

*忽然脑洞求轻喷

*短小君,ooc属于我!!

珊莎坐在洒满阳光的卧室里头。明晃晃的镜子中金色的琴弦似的阳光闪耀着,一束束错落有致地垂落下来,稀薄的细小羽毛般的灰尘雾蒙蒙地静谧悬浮飘动在晒成沙金色的空气中……窗外怒放的玫瑰香薰袭人。

珊莎扶起身上厚重的华服裙摆——十二颗圆润的小指头大的海珍珠白润地盘成纽扣,紧紧固定起后背到纤细腰间交叉的白银丝线。奶油蛋糕般层叠的精致手织蕾丝呈波浪状优雅地锁紧她锁骨和胸前,伴随着绷紧的象牙色褶皱垂到腰间,遮掩了若隐若现的双层花卉纹样的薄纱。裙摆膨起,腰身按照君临时兴的样式从两侧最纤细处漫延起数层轻纱,犹如盛开的玫瑰花瓣。

在北境珊莎可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