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理想与爱情

*新年了还是甜甜甜

*HE放心食用~有微量芥敦

*欢迎大家评论区玩耍捉虫提意见喔(*/∇\*)


外面下雪了。中原中也裹紧了大衣,想了想又慢慢把手从黑色大衣的衣领子上松开了。开玩笑,这看上去很孤独,而这是他最不想让人看到的东西。他中原中也港黑二把手,是从来不与这些东西沾边的。夜色凄迷,他匆匆的穿过这个匮乏想象力也并无灯红酒绿的街口,手里拿着钥匙打算去取他的车好回家喝点红酒。雪已经下了很久而让人感到厌倦,单调的白色在夜色里散发着白骨一样幽幽的银光,像细小的钻石碎屑或者眼泪的颗粒,可怜巴巴的一动不动怪是可怜,以假装成肃穆的背景色,世界屏住了呼吸。随后被中原中也昂贵的黑皮鞋毫不留情亦是毫不知情的碾了过去。

他因为工作和别的什么事情心事重重,走到半路他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另一条路上好大一块了。他憋着气伸出手掸了掸肩上的雪,刚准备回身取车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并且叫了他“中原先生”。

嗯,芥川?这么晚了还在啊。中原中也感叹,芥川苍白的脸上有一点浅淡礼貌的笑容,像风里的细雪一样随即被吹散了。他咳嗽几声告诉中原中也今天突然有任务因而耽搁了,中原中也正想关心几句天气就听到芥川的手机响了,电话里年轻的声音有点熟悉,听不真切,但芥川的笑容里多了一点温柔的东西。他想了想也就明白了,武侦社的人虎。芥川挂了电话就匆匆告辞了,中原中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他小心,自己一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向车库走去好不凄凉。说起来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算自己有钱,买得起一辆好车吧。

好巧不巧他开了车子路过的时候看到了芥川和人虎,银发少年笨拙的把芥川的手捧起来呵气。中原中也马上把视线转回来,感觉这对他的眼睛和心灵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现在的小年轻真肉麻。

开着开着他想起了他和太宰治年轻的时候——该说是年少的时候,如今他二十二岁并不老。那是当年他们都在港黑的时候。

 ********

中原中也正在午睡。那时候他的觉还不像现在这么浅,是被睡神亲吻过的孩子,偶然会有甜美模糊的梦。午后的阳光被窗外盛放的一簇蜜粉花枝擎住,花瓣雪浪翻涌间洒下暖融干燥的淡香,滴落在镶嵌着明净玻璃的窗棂上,柔柔沁在鼻端,连风都甜蜜地缥缈着粉橘的绮色。

忽然有个人轻轻推他的肩膀,在他耳边的声音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扑闪扑闪,朦胧的隔着一层雾气让他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里的声音。中也,中也。

他翻了个身不去理会,好看的眉头皱起来,把手放在耳朵上不肯听他聒噪。他眉毛纤细锋利,带着永远骄傲的天真。耳边的声音没有放弃还在锲而不舍地呼唤他,中也快起床,我有东西给你看。一只手把他的手从耳边拿开握在干燥的手心里,优雅的像是个中世纪的绅士,好像隐约有点疼惜的意味。他迷迷糊糊的觉得温暖。刚觉得舒服起来那只手却松开了,他已经快要舒展开的眉心被两根手指捏住了,传来轻轻的嗤笑声,中也皱眉头真丑。

妈的太宰治!中原中也骤然睁开眼看也不看就照着他一脚踹了过去,太宰治躲开的不太及时被踢了一脚,嘶嘶抱怨,中也可真凶。

中原中也带着起床气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白色的床单一片凌乱,旁边的樱桃木桌子上还摆着没吃光的半碟甜杏仁。太宰治自顾自走过去端起来,投了一粒进嘴里咯吧咯吧嚼的风生水起。

你来叫我起床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吃杏仁的?中原中也一边快速穿上鞋子一面冷言冷语,太宰治放下碟子假装愁苦,这杏仁好苦哦。

放屁!明明就是甜的。中原中也忍着没有说出口,因为太宰治一定会凑上脸来问他要不要尝尝。太宰治看他已经快要爆发,马上接口,好好好,你跟我来,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中原中也睡得七荤八素,就傻傻的信了。太宰治还嫌他磨蹭,给他披上衣服系好头发就拉着他急匆匆往外跑。他带着中原中也一路骗过了港黑的种种守卫——他天生潇洒来去自如,没有任何地方困得住他,除了他想要留下的地方。中原中也的头发被风吹得全乱了,可他却没由来得开心,大约不羁的灵魂总是相似。也可能是因为太宰——到底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也许只是为了他此刻飞扬起来的蓬松的头发和闪烁笑意的鸢色眼睛,像个真正无忧的少年,悄悄骗了他的心。

他们气喘吁吁的跑了很久,直到太宰把他的手放开,他仍然觉得这是个芬芳奇幻的梦境。

一棵果树。中原中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所以他只是呆呆仰起头看着。盛夏的阳光下形状优美的长草叶轻盈的飘逸起来,让那树甚至带着些柔美。阳光一触叶片就变作金粉墨水轻易洇透将深碧色染成幼嫩的青绿。树叶间点缀着隐秘玲珑的深红仿若红晶,一簇簇圆润的玉珠似的红果。

他定定神故作不屑,切,不就是颗树吗,这有什么好看的?

这是杨梅树,很少见的。太宰看了他一眼,鸢色眼睛似笑非笑,不然中也可以走哦?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中原中也眉毛一挑,看着红色小果子舔了舔嘴唇,把袖子挽起来。你不要捣乱,太宰。

他发动了异能。

等他轻飘飘的站在一根树枝上的时候太宰抬起头来看他——这让中原中也有些暗暗的得意,你太宰也有仰着头看中原爷爷的一天——可是等到太宰治手搭凉棚放在额前,状似漫不经心的告诉他那果子可以吃的时候,他却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又被套路了。于是他随手摘下一把果子发动异能让它们子弹一样朝着太宰治弹去,随之发射的还有一声怒吼,太宰治你他妈不是人,什么带我看好玩的,就是为了用我的异能摘果子吃!

太宰治不慌不忙发动人间失格,轻轻松松把果子接在手里,那红宝石似的一串落在他指骨修长的手上格外眩目。中也你原来知道啊,可这不是还是摘了嘛。

中原中也给气得不行,也不管什么果子了就要飞身下去揍宰,太宰治却笑着张开手说来中也跳下来啊,我接着你呢。

中原中也大骂我信你才有鬼,太宰治一愣,脸上实实在在露出受伤的神情,眼睛也黯淡下去。中原中也别过头去不看他,可半天太宰治只是淡淡的说那好吧,中也你自己下来,别磕着。他心里就忽然一悸,再看不得他这样,生硬地说你他妈给我接好了,眼睛一闭就不管不顾的跳下去了。

然后他砰地一声落在地上。中原中也灰头土脸的爬起来,一睁眼就看到太宰治抱着手臂在他三步远的地方笑眯眯的看着他,哪还有半点伤心的样子。中原中也心头火起,冲上去就要让太宰层层叠叠的绷带再加几道,太宰被他追着跑,笑着说哎哎中也我怀里还有你的果子呢,你打我一下我就捏碎一个。气的中原中也跳脚,老子不稀罕什么果子,打你才是正经!他一路追着他跑,太宰治黑色的衣摆和领带都飘起来,风从他们年少的头发和指尖浮光掠过,让时间变得那么快。

跑着跑着那个下午就悄悄过去了,他们浑身脏兮兮头发乱糟糟的也跑回了港黑。太宰治忽然停住脚说,中也,回去吧。中原也停下脚看着港黑黑压压的大楼,默默地点了点头,黑夜中只有太宰治的眼睛在发亮,好看的惊人。可惜中原中也的梦也醒了。港黑的大门在他们身后关闭,那个弥漫着玫瑰花香的光亮的午后仿佛从未存在,他们又变回了黑夜的孩子。

在那之后他们被尾崎红叶狠狠教训了一顿,还没来得及认错道歉就被森鸥外的紧急命令派出去执行任务。那场战斗异常惨烈,对方负隅顽抗,中原中也四面楚歌,还是太宰治替他吃了颗枪子——更不用提中原中也身上不计其数的血口子和断裂的一根肋骨。

直到最后两人被迫分开,中原中也在楼上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时忽然听见太宰治的喊声,中也,快跳下来!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余光瞥见那人身上即将引爆的炸弹。他毫不犹豫的从楼上跳了下去,甚至没来得及发动异能。

随着一声巨响,中原中也刚才所在的楼层被一团巨大的火舌吞噬殆尽。而他稳稳落在了太宰治的怀里滚出去很远。

太宰治似乎痛得不轻,然而他抱着中原中也,好像很安慰的轻轻笑了,说,中也,接住你了。

 

中原中也仰面倒下,太宰治跪在他身边——那一枪打的不是地方,他只好跪着。中原中也累极,有气无力地叫他别跪在他旁边。太宰没动弹,也许也是没有力气了。

太宰,我渴。中原中也神志不清,夜幕上的星星乱作一团让他眼前模糊。身上大概流了很多血,因为他并不怎么痛了,但是冷。于是他又说,太宰,我冷。

然后他感觉太宰治费力地用一只手把他拉进怀里,问他还冷吗?其实两个人的身上都已经不暖和了,太宰治的一只手臂大概也断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一个吻突如其来落在他的唇上,他惊得睁开眼睛,感觉到什么东西落在嘴里,酸酸甜甜的含着汁水。那吻一次一次温柔的落下来,却渐渐变得咸而苦涩起来。吻停下来了,他听见太宰叹了口气。中也,别再哭了。你的果子不好吃吗?

中原中也才知道自己落泪了。那串杨梅原来他还一直小心翼翼地放在怀里,他以为他早就扔了。夜里他们等到港黑的人的时候都已经失去意识,太宰还紧紧拉着他不放手。

那天中原中也先醒来,躺在病床上看着旁边沉睡的太宰治想了很多很多。就是这个人在他从杨梅树上跳下来的时候让他摔在地上,又在他从楼上坠落千钧一发的时候接住了他。他用他的异能摘了果子,最后又全都留给了他。那他到底想要什么呢,中原中也弄不清楚也想不明白,他只知道,他想要他不要死。

可是一切都迟了,不等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真正想要什么,太宰治就离开了港黑。于是他为他的离开纪念,喝了一夜的酒,想起太宰治离开前他去出差,太宰治没去送他,只是替他披上衣服系好头发,说中也,你想不想尝尝甜杏仁是什么味道?

他一时没能理解他的意思,骂他说你废话啊甜杏仁当然是甜的。太宰没说话,只是笑了笑,才开口说,不是啊,是苦的。

等到多年之后他偶然看见尾崎红叶桌上有一盘杏仁,想起太宰治说的话,拿起来吃了一个。放进嘴里,明明真的是甜的。他正纳闷,恰好尾崎红叶走进来,他便问起。

尾崎红叶掩着唇笑起来,绯红牡丹似的眼角妩媚地勾起。啊,太宰那孩子之前不知是心理障碍还是身体机能出问题,味觉总是不大对劲,吃什么东西都觉得苦的厉害,尤其是杏仁。还有甜的酸的东西。

中原中也沉默了好一会,他想起当时他以为太宰治带他去看杨梅树是想用他的异能摘果子吃。想起他问他想不想知道杏仁是什么味道。

他终于全都明白了。也可惜太迟了。

******

果然不该在大晚上胡思乱想,还开着车。中原中也停下车子看着眼前已经有点陌生的公寓犹豫起来,他又一次走错了路,而这地方是太宰治的家。

他打开GPS想看看该怎么走,一个人敲了敲他的车窗,这该死的孽缘告诉他这人是太宰治。他降下车窗毫不意外地看到太宰那张令人生厌的漂亮的脸。中也你大晚上来我家做什么,莫非是想我了?太宰治用缠着绷带的手轻轻搭在他心爱的车上,那双已经没有绷带遮掩的眼睛桃花潋滟摄人心魄。中原中也想骂他,有很多话想说,但鬼使神差的他对太宰治说,太宰,我知道了,甜杏仁是苦的。

太宰治愣住了,鸢色眼睛惊人的亮了起来。他换了个姿势,很温柔地说,不是的中也,现在是甜的了。见中原中也盯着他不说话,太宰治无奈的笑起来。

中也,现在你想尝尝甜杏仁是什么味道吗?

但我没有甜杏仁。

太宰治把头靠近了他的脸。那么,去我家尝一尝吗?

中原中也笑了起来。他打开车门用力拽住太宰治波洛式领带的宝石把他拉进车里,用脚勾上了车门。不了,就在这里吧。

END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