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宰治给中原中也拜年

*过年摸的鱼。都忘了它了……

太宰治给中原中也拜年

这天大年初三。港黑家好不容易送走了舅姥爷太祖母七大姑八大姨并各类侄子外甥女,上下收发了不少的红包水果糕点糖果酒水,待家里的儿子中原中也脸都笑僵了,最后一波客人终于送走,众人功德圆满。

“小子辛苦了。”中原中也他大姐尾崎红叶穿得很是济楚,新裁的和服袖摆宽大,精绣着一爿月红枫叶的秋香色衣料暗香浮动,招的中原中也小小打了个喷嚏。

中原中也不吭声,拧着眉毛看一眼直堆到角落里的红酒,倒有些生气。这都是哪门子穷亲戚,什么不入流的也来送,不是瞧低了我们家?

他家主森鸥外发了个哈欠,眼泪都逼到眼角去了,说中也君这话说的,哈哈,娶媳妇怎么也比出殡强嘛。刚说完爱丽丝一记眼刀扫过来,立时清醒了。

中原中也嗓子有些不舒服,抄起筷子夹了个鱿鱼圈吃,他过年总忙着替祖宗们应酬,酒喝的多饭吃得少,总也胖不起来。此时此景看着有些凄凉。

砰砰砰。

中原中也去夹鱿鱼圈的筷子一僵停在半路紧急刹车,尾崎红叶同森鸥外面面相觑,梶井扶着沙发上醉的人事不知昏睡过去的广津老爷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芥川默默把嘴里的一块梅子干咽下去,很懂事地站起来提议,在下去开门吧。

中原中也一放筷子,随手扯了张纸擦擦嘴,从沙发扶手上跳下来,一把将个芥川薅了回去,你小年轻歇着吧,老子去开门。家里的规矩旁人都知道,这时候敢敲门怕是哪个不长眼的要来寻我们的晦气。

森鸥外一口吐掉嘴里的鱼刺,牵着爱丽丝施施然回房间了。中也君,那就交给你了。说罢又打了个呵欠。

中原中也点点头,看到桌子上有支水晶酒杯,便一仰头将残酒喝了个干净,摇了下脖子,大摇大摆走到门口,上来就是一句黑话。

黑兽和老虎生什么崽?

甫问出来屋里众人都将嘴张成o型,这黑话是什么玩意?芥川剧烈的咳嗽起来,手也挡不住一张脸涨的通红。到底尾崎红叶心思细腻,知道他刚喝了不少酒,便半信半疑的走上去扳过他脸来细细看了。果然耳朵尖嫣红,湛蓝眼睛里一层水雾,已经醉的说胡话了。

门外估计也摸不清头脑,愣了好一会才憋着笑瓮声瓮气地答道,不知道,中也,不过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中原中也猛然间红了眼,大叫他妈的太宰治!死青花鱼大过年的想打架?!!芥川眼睛一亮上来架住胡踢乱蹬的中原中也,立马就给太宰治开了门。

中原中也顾不上大骂芥川内奸胳膊肘往外拐,就想挣扎着把门给锁上。无奈太宰治最是个见缝插针的,待中原中也艰难的摸到门他已经闪亮亮地站在港黑家里了。过年他也着实用心打扮了,一侧鬓发别在耳后,衣服里露出身上绷带焕然一新。那簇新的绷带缠得尤其仔细,白莹莹嫩生生整整齐齐束在身上,哪里打结哪里斜束都经过精密设计,力求与他皮肤浑然一体,效果非凡。连不知何时走出来的森鸥外都啧啧称赞,太宰君,新绷带可真不错!

多谢,多谢。太宰治假惺惺地谦虚道,面不改色地夸奖森鸥外被爱丽丝用草莓酱污染的昂贵新衬衫。鸢色桃花眼一转笑意盈盈水似的春光乍泄,又夸尾崎红叶穿上新衣服又优雅又漂亮。

呸!油嘴滑舌!中原中也忿忿看着自家大姐笑得花枝乱颤,太宰治转过身像刚刚发现他似的大吃一惊,哦哟中也,原来你在这里啊,新的一年到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矮呢!

中原中也抄起一盘瓜子就要往他身上倒,太宰治泰然自若也不躲,笑眯眯地抄着手站在地上。中原中也疑心有诈也顾不得了,手挥到半路一道黑影闪过来盘子便给截了胡,瓜子哗啦啦撒了一地。中原中也惊诧莫名,定睛一看险些一口老血吐出来。芥川!你这是做什么,红包是不是不想要了,你信不信我全部给你充公?!

芥川一脸视死如归不为所动,以示太宰在他心中地位无比崇高如同人生灯塔指路明灯,红包此等身外俗物万万不能与之媲美。太宰貌似惋惜地叹了口气,看吧中也,这个便叫做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被中原中也一声怒吼打断,我管你得道失道,老子今天就叫你看看畜牲道是个什么形状!

好了好了!森鸥外一边擦着领子上的果酱一边高叫一声,中也君和太宰君都不要打了,大过年的来者都是客,见血就不好了。

中原中也狠狠剜他一眼,不情不愿的在餐桌旁边坐下来就去夹炸鸡柳吃,太宰治也泰然自若地坐下来,丝毫不见外地把他瞄准的卖相漂亮的一块夹到自己嘴巴里。他和中原中也从小长大自然更清楚不过,中原中也吃切成片或条的东西必然挑着形状好看的吃。例如全麦切片鸡柳鱿鱼圈都是如此。被他挑中的鸡柳必然是外形纤细弧度匀称,圆润而不嶙峋。太宰治吧唧吧唧吃的悠哉游哉,中原中也咯嘣咯嘣吃的咬牙切齿。

言归正传,太宰君你今天来拜年,大概有什么事?森鸥外风度翩翩,中原中也冷哼一声,黄鼠狼给……咳。不安好心!

中也喝水。太宰治做甜蜜状把一个杯子推给他,中原中也同他吵了半天正巧渴了,心里又是古怪又是怀疑的尝了一口,立时辣的懵了,半天舌头过了电似的抽搐。正好爱丽丝抓了森鸥外威胁他交出自己刚配的两杯酒——洋酒白酒红酒啤酒调制的特饮。尾崎红叶无意中听到了,看了一眼显然已经不清醒的中原中也不禁长叹一口气。

太宰治却不管他了,轻飘飘地和森鸥外虚与委蛇,这次来主要是代表武侦家发来新年贺电,为加强两家下一年度的合作……

咳。森鸥外咳嗽一声,和蔼的对着太宰治笑笑,镜花这一年学习怎么样啊?

很好,您不用担心,镜花很优秀,旧西方的老师很喜欢她,夸她做的汤豆腐无与伦比。太宰治笑容完美,从善如流地把一碟醋打翻在中原中也的碗里。

哦,这样啊……贵家家主和……身体还康健?

劳您费心,家主和乱步先生都很好。

一声巨响,中原中也捏碎了个杯子把酒溅到了太宰治脸上,后者忙不迭拿纸擦了,恐怕沾到他雪白的绷带上。

森鸥外有点担心太宰问他要红包。

呃……太宰君也老大不小了。

……我们正式提出希望两家结亲。太宰治一脸无辜。森鸥外想了想,皱起眉头,可是具体对象是谁呢?

我家家主属意您家儿子中原中也。

啊……森鸥外故作惊讶,抑扬顿挫地叫了一声,神情十分做作,那贵舍要将哪位嫁过来呢?

太宰治耸了耸肩。您听过我家的中岛敦吧,听说你们称呼他人虎来着?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中原中也跳起来一声暴喝,趁着芥川也因为喝的太多昏睡过去他终于如愿以偿将另一盘杏仁泼了过去。他妈的,你脑子有问题吗?!老子和人虎,亏你想的出来,我是不会答应的!我还以为你……你……

中也,你理解能力有问题。太宰治正经八百的挡住了盘子,一把拉住了中原中也的手。

敦君嫁过来,我把你娶回去,这样说行不行啊?

噫——所有人见惯不惊地低头吃饭。中原中也恼羞成怒,太宰笑眯眯地说了句什么,罔顾中原中也挣扎把他拉到外面去了。

刚出了大门两人便搂着亲做一团,中原中也醉的厉害,此时脑子早不好用了,给亲的软成一滩春水。太宰抱着他就往旁边酒店走。等中原中也稍微清醒,挣扎起来质问他到底他要干什么,太宰已把他扒个精光,喘息着说,这不是很明显,和你打响新年第一炮。

……

尾崎红叶问森鸥外,中也没回来,芥川上哪了?

森鸥外瘫倒在椅子上醉眼朦胧,指了指门口。咱们悬赏的武侦家的那个白头发小子刚刚来问我龙之介在哪,我怎么也想不起龙之介是谁了……就让他去问芥川。大概去帮他找了。

哦。尾崎红叶也放心地醉倒了。

次日他们收到了武侦的两封请柬。红的。



end
(*/∇\*)别问我为啥大家一家的姓都不一样,我也不知道~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