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结束与开始

*脑洞产物,he放心食用

1.
“……”

深夜低沉的色泽如黑天鹅绒一般细腻而柔软地贴敷在厚重的窗帘上。只是偶尔有一点细小的星屑胆怯似的白。四周一片寂静,连呼吸声也成为秘密。

中原中也平静的睁开眼睛,面无表情。他睡了很久却依然疲惫,谁能想到极恶如他中原中也,午夜梦回竟也着了魇。

他到底痛恨噩梦。梦里他太苍白,虚软的手指改变不了任何事,他像个平凡人一样对自己的梦境无能为力。

他重新闭上眼睛,手指状似无意的摸了摸身旁的被子。摸到了一片冰冷。

中原中也终于坐起来,长久地坐在那里,房间被暗色的床帘遮挡的密不透风,他享受着让黑暗把他裹紧,一边把手放在身边的被单上,手指攥起一片青白。

中原中也想,是讨厌噩梦,还是噩梦里出现的人?是痛恨那人,还是他所做的令人无可置喙也让彼此万劫不复的决定?

知道那人不过是虚情假意,还忍不住陪他假戏真做。于是狠狠地骂一句,犹自不解恨,下了床趿了拖鞋洗澡。随后来到自己的酒柜前,挑了收藏中最佳的一瓶罗曼尼康帝。调酒师曾给予高度评价——玫瑰花的香气,仙子返回天宫留下人间的遗珠。他最珍爱的藏品。想了想还是放回去了,转而开了瓶昂贵的柏图斯。那香气馥郁迷人,让他喉头涌上一阵熟悉焦灼的干渴。

强自忍住立刻痛饮佳酿的冲动,他走到柜子边抽出一把装好消音器的手枪,手指细细摩挲过光滑的硬质枪身。铁灰色映着清澈湛蓝眼睛,无端满眼冷厉。

中原中也闭着眼睛对着那张之前那人为了惹他发怒而挂在墙上的双人合照连开三枪,弹壳撞地的明亮音色令他悲伤也窃喜。他睁开眼看到满目狼藉,看不清面容的照片无声谴责。他跌坐在椅子上颓然放下手枪低头,把酒倒在精致的水晶高脚杯里。开始他手抖得厉害,后来却渐渐的稳了。

中原中也开始喝酒,美酒芬芳醉人,他舌尖发苦。待喝到最后一杯,中原中也向虚空举起酒杯笑了,心里默默的想,祝我。

祝我的生命从此无你。祝双黑成为你我最为光辉的历史。祝我不知孤独。祝你不得幸福。

想到这里他想起了那人的脸,忽然哈哈大笑,仰头让最后一缕红花石蒜似的血色入喉,舔舔嘴唇。

“永不相见,太宰治。”

他下了楼拿起车子钥匙,想要开车去外面走走,还没来得及走近,便听到了爆炸声。

他感觉喉咙被人扼紧,飞快的跑到车库,果然满地残骸。太宰治可恶的笑容不由得再次出现在他眼前,那辆昂贵跑车的碎片仿佛那个人又笑着站在面前低头讽刺他。小矮人,要摆脱我可没那么容易。

中原中也恨得咬牙切齿。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没有为这条青鲭开出他最好的那瓶酒了。他不配。

中原中也看了会,发动异能把车子的遗体胡乱丢在野外,终于走开了。

而彼时太宰治忽然打了三个喷嚏,纳闷的想,中也这么快就想我了?身旁的女人不满地用纤细手指娇嗔似的戳他胸口,他回过神来冲她一笑,一刹间突然对着温柔乡索然无味起来。

无趣的摇晃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让巨大的弧形冰块折射璀璨钻石样的灯光,太宰治一饮而尽,对女人耍赖似的晃晃酒杯,唇边似笑非笑的神色一闪而过。

“为美人干杯。”

我蓝眼睛的橘发美人。

太宰知道中原中也恨他。谁说他不是虚情假意呢?可他从没有人爱过,哪里有真情给他。这点虚情假意就是全部了吧。毕竟他是那么聪明的人,对人情冷暖看得太透,反倒不愿再深究。

爱情不是天道酬勤。他从来都知道的清楚。

2.

你让我来这里干什么?中原中也气急败坏的冲太宰治大吼,你想死就去,叫我来干嘛?

他的车堪堪停在一处人迹罕至的悬崖边,往下看是一片污浊的黑暗,峭壁深渊像巨兽静静张开的阴森大口,随时待命要吞噬血肉。

太宰治站在悬崖茵茵的绿草地上,嫩绿鹅黄深深浅浅扑了满眼,衬着莹蓝如洗的晴天与绒白松软的云团愈发梦幻。暖风熏着草香晕着,温柔又热烈地掀动着那茶色风衣的衣摆。他脸上带着点笑意,一直透到深色的眼睛里。

如果忽略这悬崖的下面大煞风景也倒也算美丽。中原中也冷眼打量着太宰治那虽令人生厌却如浮雕般英俊无可挑剔的脸,挺拔的青年露出无害的笑容引诱他上前。

中也,嫁给我吧!等中原中也走近了他,太宰治缓缓单膝跪下,手里拿着个戒指盒子款款深情。

中原中也猛地睁大了眼睛,像火焰在黑夜里一闪。惊异还没在他脸上落下痕迹便被不动声色的冷漠取代,他竭力自持抿着嘴角,你又在搞什么鬼?不要拿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我……

就算中也你要打掉我的下巴我也要说。嫁给我吧!太宰治不依不饶死缠烂打,那双惯会蛊惑人心的桃花眼冲他眨了眨。中原中也险些控制不住,心脏漏跳一拍。

开什么玩笑!中原中也横眉立目,赶快拿着你的破戒指给我滚蛋,骗骗小姑娘的招数也想来骗我?他伸手调整了下皮质的黑色颈环,眼睛装作不经意看了眼戒指。以他在港黑浸淫多年的毒辣眼光判断,名家手笔价值不菲。该不会是他整副身家吧?中原中也估算了下价格,不由有些吃惊,隐隐开始紧张干渴。那戒指确实好看,他一眼看过去就喜欢。不过肯定不是给他的,太宰治不知道他的手寸。

太宰治似乎很是伤心地低下了头。中原中也冷笑,没事我走了。

太宰治站起来的时候他又有些隐秘的刺痛,恨他又这么轻易放弃了,又一次的耍了他。早知道他不该来。谁知太宰治一转身往悬崖边去了,中原中也终于大惊失色,厉声吼道太宰你他妈的给我停下!

太宰治没停住脚步反倒更快了,走到崖边时他回过头露出他此生最好看最温柔的笑容,中也我今天来只有两件事情,向你求婚和自杀。第一件事我做完了,你没有答应,所以我现在做最后一件。你看这里好看吗?这风景我只和你一个人看过。

说完他似乎完成了最后的愿望似的,不顾中原中也的失控大吼纵身跳了下去。

“太宰——!”

太宰治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风声在他耳边呼啸又不知何时安静下来。太宰治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稳稳的浮在空中,那颗戒指停在他手边,暗夜流光的钻石晶莹,像一滴泪。

太宰治开始低低笑起来,笑声闷在他的胸膛,渐渐回荡在一整片黑暗里。他缓缓上升,上升,天空和云出现在瞳孔里,是光太耀眼?有温热的东西从他眼睛里流出来。中原中也的面容霎然映入眼帘,风景在那堪可入画的容颜照耀下只得沦为背景,俨然是幅风采明艳的油画。

他像采撷一朵绚丽鲜花般拿起那枚指环,中原中也正一脸焦急的朝他伸手。

太宰治于是发动人间失格,在中原中也异能失效的瞬间一把将他扑倒在自己怀里,压在了柔软的青草地上,低下头深深地吻了他。

吻毕他抬起手把戒指套在中原中也的无名指上,颇为满意的看到戒指契合完美的停在他素白的手指上。无意看到中原中也发红的眼圈样子太可爱,太宰治又笑起来。

中也,让我以身相许吧。

滚。

他哽咽着抬手抱住太宰治,任凭那人的吻落在他脸上。

中也啊。

干嘛。

今天婚礼上那瓶红酒超——好喝啊。我没看酒标,不过肯定是你最好的一瓶酒了吧?

中原中也腰肢酸痛不想和他废话。你想多了,我随便拿了一瓶而已,反正你也没喝过什么像样的酒吧?

本意是想讽刺他,谁知太宰治喃喃自语,啊,那也可能是吧,毕竟为了买你的戒指我忍了好久没去喝酒呢。

中原中也心里猛然一热,像朔雪天气有人在他怀里放了块炭火,甜蜜又焦灼。他张了张嘴,问出来的却是,你怎么知道我手寸?

你睡着的时候我量的啊。

中原中也悚然,咄咄逼人地问他,哪一次?

太宰治却像是累了,舒服的从后面抱住他,下巴蹭在他颈窝里。声音带了点睡意。

第一次上床的时候就量了。幸好你没发胖。睡吧中也,别问啦。

中原中也不再开口,闭上眼睛的时候很快的笑了下。

今天婚礼上太宰治喝的那瓶是他最珍爱的的罗曼尼康帝。他离开的时候中原中也没舍得,最终这好酒到底还是为他开了。

双黑的时代或许已告终结,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可喜可贺。

End

终于写完辣!笔力不够了非常抱歉,写双黑的结束和俩人小日子的开始,其实想表达,太宰动情早,中也用情深,两个人因为种种原因走到结束又出于不愿背叛自己内心不愿苟且的愿望重新走到一起。最后两人互相把对方逼到绝路才肯敞开心在一起。中间谈恋爱的过程实在没时间写辣。最后欢迎大家捉虫提意见呀~

 
评论(1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