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开车还要什么名字

*庆祝第二季开播!!献上人生第一辆车,虽然很短还是婴儿车……

“……你他妈给我快点……”

中原中也极力咽回即将出口的一声呻吟,无奈还是以失败告终。从齿缝里泄露的细碎声音像涌动的暗流,在黑夜的掩护之下宣告情动的讯息。

太宰治低低闷笑了一声,又凑上前吻他。唇齿温柔,舌尖细细的勾勒出他精致的唇线,耐心等待他启齿邀请,才不紧不慢的同他的舌尖戏耍。中原中也在舒服的同时有点迷惑。平时太宰治和他并不能说是腻歪。两人温存甚少,偏偏在这种时候异常柔情蜜意。

太宰治是个很好的床伴。有技巧且温柔,不会鲁莽地弄痛他。中原中也一边在他越来越快的速度下失神,一边头脑却清醒。他上过多少人?男人还是女人?或者都有。真熟练。比中原中也熟悉的多了。

“中也。”太宰忽然低声地喊他。中原中也恰好被他触到腰侧,敏感的轻哼出声。连忙拿一只胳膊挡在脸上。倒不是害羞,只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窘状罢了。

太宰治却不依不饶,牙齿惩罚似的咬在他修长白皙的脖颈上。他倒抽一口气,知道那人恶趣味又犯了。谁不想亲吻天鹅的脖颈呢?线条那么好看。脆弱又美丽,喉结小巧,太宰难得夸过他脖子性感,他嗤之以鼻。那皮颈环看上去嚣张又禁欲,难道太宰爱这一口?到底没摘。

“和谁做你都这么不专心吗中也?”又在抱怨了,中原中也睁开眼抱住他的背,张了张嘴,想说只和你做过,还是咽回去了。女人他也不是没玩过,等栽到这人手里,就只有他了。给男人的第一次和无数次,和也许最后一次,大概就是太宰治了。

太宰治百忙之中微微抬起下巴看了他一眼。中原中也惊异于他眼中的自己。脸上带着绯红,湛蓝眼睛压抑着情欲。那深色的瞳孔里全是他,几乎是饱含爱意的。

“太宰……”话甫一出口就让人浮想联翩,太宰治的手握着他的腰猝不及防进入地很深,他一下子叫了出来,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哭腔。

“唉……”太宰治好像有点无奈,抱着他的手紧了紧。中原中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任由它穿过对方卷发的发梢,捧过太宰治的脸同他再次接吻。

最后太宰治把他抱在怀里,中原中也抵着他的胸膛释放了出来,累的睡了过去。

醒来之后感觉身侧还是温暖的。中原中也闭着眼睛,终于忍不住苦大仇深的睁开了,太宰治穿着件他上次来时落下的衬衫,敞着领子,烟灰缸里有一只没抽多少的烟。几枚用过的冈本规矩的呆在垃圾桶里,提醒他们刚刚的犯罪事实。

太宰治转过头来,“中也你醒啦?”中原中也默默点点头想摸根烟抽,摸索半天只有一个打火机。

太宰治下了床,原来早就穿好衣服了,没上半身那么不堪。床头有杯水,热的有点诡异,但中原中也嗓子干燥,没多挑剔喝了。

喝完之后他嗓子好些了,就问正在扣扣子的太宰,“你是不是该走了?”像下逐客令,他们一向不会客气。

太宰嘟囔了一句什么,估计是骂他提上裤子不认人,说是啊还有工作,顺便一提你冰箱里都没东西了,半天没找到吃的。

中原中也没理他,重新闭上眼睛。听到细细索索的声音和脚步声,又睁开眼看,太宰治已经走到门口了,好像心灵感应似的回过头看他,中也喝那么多酒胃居然还没烂掉,好奇怪哦哈哈哈。

滚,我有吃饭的!中原中也没什么底气的说道,打完炮就快走,啰嗦。

我才不会给炮友倒水,也不会关心他的。太宰治打了个呵欠,忽然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要好好活着吧,中也。虽然是噩梦一样的生活……

他顿了顿住了口,走了。

中原中也竖着耳朵听到落锁声,才走下床熟门熟路的从柜子的夹缝里找到被人藏起来的烟点燃。

我也不会把炮友的衣服留在家里啊妈的。

还洗干净了。

中原中也用力摇了摇头,还是去买点吃的东西填充冰箱好了。

反正还有很多时间,不是吗?

太宰治走在路上,突然想吹口哨。

虽然是噩梦一般的生活,但好在还有你啊。

End

 
评论(8)
热度(117)
  1. 踏笙云隐。九霄是个酒酿圆子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好棒~超级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