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一千零一次

去你妹的四级!我很生气我要更文我要放飞自我!只有手机又怎样快熄灯又怎样!

*ooc属于我。

*he放心食用~

“中也——”

中原中也强忍着即将破口而出的怒骂,把一切黑暗的堕落的诸如“不去就让这家伙去死好了”的情绪像废纸一样揉成一团,随着手中的动作将之和折叠的整齐的衣服一起压进了箱底。

身后那恼人的慵懒声音依旧如盛夏的蝉鸣一般聒噪不止:中也——中——

……闭嘴!果然什么涵养什么风度在这家伙面前都是废物。中原中也嘭的一声将行李箱合上,一只手拽着拉链,看向太宰治的眼神仿佛看到一只发臭的青花鱼罐头,粗声粗气,别他妈碍眼。

太宰治这才不紧不慢的从舒适的沙发上撑起身体,神色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脊梁骨抽出来的深恶痛绝。他上下打量了下自己的情人——不,二十分钟前成为旧情人了——的一切,悠悠然的做出点评。头发没打理手套上面有一道口子,中也今天你一定走不了。

中原中也冷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走了?

太宰治低头斜睨一眼那堪比他小半个人的行李箱,嗯?

一打绷带突然打在他脸上,但是不很疼。中原中也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丢开行李箱子,你看看这都是谁的衣服再,再他妈和我讲话!

中原中也真的生气了,说话不小心打了个磕巴,不过依旧气势不减。

太宰治定睛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确实糟糕,全都是他的衣服。此时他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撒娇讨饶,中原中也却不认帐了。

和你的绷带过一辈子去吧死青鲭!从现在开始滚出我房子。中原中也不能看太宰治——一看就心软——一狠心把行李箱扔了出去。

太宰治默默的站在沙发旁边,也不打断,在他说完话之后那双桃花潭水般的眼睛漾了点涟漪,让中原中也的影子碎了千瓣。中原中也见不得这个,一把扯开门把他推了出去,嘴里还说着赶紧走别回来折磨老子了你就留着去祸害姑娘吧反正也和我没关系了。

太宰治默默的想,全是反话,有一句是真的他情愿听国木田讲一下午数学课。但他还是走了,临走前冲着门缝——他知道中原中也在后面悄悄觑着,说,中也,你新买的红酒我放在浴室的柜子上了。

门里面沉默了一会,说滚!!!!

太宰治于是放心的走了。

他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正是金秋时节下午最为惬意的时光,风卷着一点新鲜烘焙的面包甜香和不远处飘来的咖啡醇厚的香气,缠缠绵绵地绕在鼻端,牵着太宰治的小指诱惑他向前走。

咖啡店。他和中原中也首次光顾时曾经引起轰动,他再怎么自恋也无法说服自己是因为两人出众的容貌引起的。

那时他和中也刚从任务后的昏睡之中醒来,战线拉的太长导致两个人都没有力气走回本部,中原中也执意不肯打车。然而春日的冷来的猝不及防,睡到日上三竿又没有吃过东西,当务之急是安抚自己的五脏庙。

走投无路之下这条街也是这样的香气四溢。他记得中原中也不可自控地的微微张开双唇。他的唇薄像早樱的花瓣,小心翼翼的嗅着。剔透湛蓝的眼睛很亮而清澈,长翘的睫毛抖动的频繁却轻微,像蝴蝶薄薄的双翅。

他鬼迷了心窍,牵住了那只漂亮的手,中也我们去吧?中原中也没完全醒来,迷惘似的看着他点点头。中原中也流了点血,别人的血他沾上的更多,原本优雅的衣服上已经有不少暗色的血迹。两个绅士一样的青年本不应该如此态度出现在咖啡厅,然而顾不得了。中原中也被香气迷惑,他被中原中也迷惑。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到门口,中原中也才像终于醒来了似的一把甩开他的手,走开走开谁允许你拉我来了?这个样子怎么进去?

太宰治想了想,不愧是纵横风月场的老手,当即把中原中也沾满血迹的大衣丢在垃圾桶里,自己解开风衣披在了他身上。

中原中也睁大了眼睛,天空与矢车菊,大海与蓝宝石揉碎在他的眼睛里,你这是干嘛啊。随后抿了抿嘴,好像艰难的把一句什么类似于关心之类的肉麻话咽了回去。

太宰治作为一个非攻击性异能持有者,外套是比较干净的。嘘,太宰治说,中也记得配合我呀,不然会被怀疑的。

中原中也很不乐意的撇嘴默认了。

太宰治一把将中原中也揽进怀里,一手推开咖啡店的门,吧台前的小姑娘长着一双大眼睛,有点惊讶的看着他们,“欢迎光临——两位先生……”

大概是两人都太过耀眼的缘故,店里面女孩子纷纷停止交谈闪闪发光的看着他们,太宰治柔和的笑了,眼睛满是温柔地看着表情僵硬的中原中也。昨天和爱人吵架啦,今天跑到我这里找我和好,因为太急了连外套都没穿呢。只好先带他来美丽的小姐的咖啡店暖和一下。衣冠不整真不好意思,不介意吧?

小姑娘羞红了脸连连摇头,不不不会的先生,请您入座吧!能和恋人和好就再好不过了,不必介意啦~

说着用欣慰的眼光看着低头不语的中原中也,还以为是害羞,殊不知他已经气的脸色发青,揽着太宰治腰的手快要捏酸了。

中原中也硬着头皮点好单,坚决不肯抬头看太宰治的脸。太宰治倒是浑不在意,风度翩翩的扮演他的完美情人。东西很快上来了,都是甜点,不顶用,不过总比没有的好。店主还贴心的赠送了热咖啡,太宰治无比绅士地道谢顺带夸赞了几句,就让人红着脸跑开了。

中原中也喝着咖啡横了他一眼,太宰治假装看窗外的樱花,午后的晴光映照下如同一簇簇烟粉云雾煞是美丽。

但他看了几眼就把目光转了回来,看中原中也用银质的叉子拈起巧克力蛋糕上鲜红欲滴的樱桃送进嘴里。

中原中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语气不善的问他,又怎么了,为什么不吃?

太宰治左手撑着脸颊笑起来,说因为好看。

中原中也放下叉子,脸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像淡色的火烧云漫延过苍白的天际,直烧到他心里。什么好看?蛋糕好看樱花好看?

都好看,太宰治大言不惭的说,轻轻抬起手蹭掉他嘴角一点奶油。可惜都没你好看。

本来应该是很美的场景很温馨的气氛,然而周围响起了一片抽气的声音,中原中也才发现店里的女孩子们早就注意他们很久了,那一点萌动的春心荡漾顿时被掐了头,正觉得又羞耻又有点生气,太宰治忽然轻轻嗯了一声。

中原中也回过神来,太宰治已经吻了他。

一把按住他,太宰治一脸无辜厚颜无耻的冲他笑,中也你也别生气,气氛正好,适合接个吻。

况且,人也正好。

那天他们顶着全店女孩粉色的目光晕晕呼呼的走了出去,甚至忘记了付账。

当中原中也终于想起来的时候,太宰治已经在他的床,他的身边另一侧把他搂在怀里了。回答说这就是目的啊,当时咱们一穷二白,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不来点震撼的怎么行。

中原中也终于把他踹了下去。

喂,太宰。

太宰治刚刚接起来一个电话,是国木田打来的,带着很重的鼻音,大概是得了感冒。中原说他找不到你放的红酒了,让你赶快回去。

知道了知道了。太宰治轻快的挂掉电话,转身朝着家的方向进发。

这是他们第一千次吵架,可是他们都明白,终于会一千零一次的和好。

浴室根本就没有柜子,红酒就好好的摆在客厅的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

敲了敲门,露出中原中也好看的脸,还有点怒意,太宰治经验丰富凑上前亲吻了他,半分钟后被一把拽了进去,房门落锁。

武侦社的国木田松开自己的鼻子挂了电话,中岛敦奇怪的问他为什么要捏住鼻子?

国木田狠狠地说,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