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稿】

顺便,黄少我对不起你,你的生贺太长撸不完了,撸点别的存稿,让你和喻总恩爱一把~另外对不起它真的很玛丽苏。


黄少天懒懒的倚在房间的窗台边上,他的脸颊旁边是一棵小小的多肉植物,微红的边缘若有若无的扫着他的脸颊,黄少天抬手有点不耐烦的把它拨开。

房间里很静,只有他一个人。淡黄色温暖质感的棉麻窗帘被微醺的暖风吹成胀鼓鼓的帆,像翻涌不息的潮。黄少天把两张椅子拼在一起,半耷拉着腿坐在上面,一只手放在桌面上,手指间高速运转着一支中性笔。

“刚有消息,明天晚上呼啸来截轮回的货。轮回求援了。你去不去?”黄少天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在空旷的房间显得突兀又古怪。黄少天声音不大,但是却足够清晰的听到。

“又是呼啸啊。”房间门外传来一声轻轻的笑,声音温柔却意外的富含磁性,像喝了酒之后微醉的味道,比窗外三月的长风还要莞然。

喻文州走了进来,他穿着棉质的白衬衫,扣子随便敞开了几颗,修长的脖颈显得优雅而温和,袖子挽起来露出线条流畅而紧实的小臂。西装被他搭在臂弯里。

黄少天终于抬眼看了看他,浅棕色刘海被一只手轻轻一拨,露出一双锐利年轻的眼睛,“对,我简直不知道唐昊他们犯什么毛病,明明方锐都要走了不是吗。”

喻文州收回手,在黄少天旁边站着。黄少天直起身子把腿从另一个椅子上挪下来,向喻文州扬了下下巴,“文州坐坐坐。”

喻文州刚坐下,还没等搭上话,他又自顾自的说起来,“我觉得现在呼啸真是越来越不行了,老林还没毕业呢就给转去霸图了,我看方锐也快了,唐昊这小子确实是挺能打的,不过赵禹哲……啧啧我都不想说他。你看这两年什么孙翔之类的比他强多少啊……”

喻文州拿过黄少天手里的笔戳了戳他的鼻尖,并没有直接接他的茬,“呼啸最近不对。说起来方锐最近似乎对兴欣很有意思。”

“就是的……本来以为他会追随老林的脚步去霸图来着,现在看来应该不是。By the way,今晚上你到底去不去?”黄少天追问。

“我也想去啊。”喻文州把手肘放在桌上,轻轻支着脸向黄少天微笑,黑色的发梢垂下来闪动着细碎的光泽,“但是最近道上也不太平,我得留下来守着家啊。”

其实早就知道你去不了。黄少天心里偷偷说,不过没关系,黄少天没有一次让喻文州失望过。

他知道。剑与诅咒,他们会牢牢地守住蓝雨。


“蓝雨两位当家都出动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江波涛询问着手下,看到对方点头肯定之后舒心的笑了下,“辛苦你了。”

“什么消息啊?”孙翔刚洗完澡,身上裹着一条大浴巾,用手胡乱撩着还带水珠的头发,大摇大摆的从周泽楷房间走出来,江波涛早就习以为常,面不改色,“是小孙啊,你的六个核桃到货了。”

孙翔噗呲笑了一声,有点不屑的把手放下来,头发遮住了右耳上两颗炫目的钻石耳钉。他知道这是江波涛惯常开玩笑的方式。孙翔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的卧室,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最后还是看向江波涛,“有用我的地方喊我一声就行。”

江波涛点了点头,心想今晚你陪着小周明天我还能用你吗。就怕我叫你你下不来床啊。

孙翔当然不明白他的潜台词,顺手拿起桌上一杯水喝了,转身走向周泽楷的房间,江波涛清晰地看到他进门的一瞬间伸手从腰上扯掉了浴巾。

江波涛暗叹一口气,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黄少吗……我是江波涛。明天的事全都就位了。喻那边没问题?”

“没。我就说了文州没法去,假消息尽管放就是了。”

“明天我们等着。”


晚了好几天,真不好意思打少天生日贺的tag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