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路段子

就……很想看废柴师兄在明非面前疯狂装逼


整条寝室走廊,一分钟前还灯火辉煌,充斥着各种游戏声音和嘈杂对话,现在……路明非双腿打颤,从兜里摸出手机哆哆嗦嗦地给芬格尔打电话。走廊里一片死寂。
“师师师兄你千万不要出来,”路明非拼命把手心里的汗蹭到裤子上,天灵盖里仿佛咕嘟咕嘟地冒着岩浆,死侍充满腐朽气息的行动声已经逼近了他们的房间,“千万不要出来啊啊啊啊啊!!”
电话那边静了一下。路明非清楚地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芬格尔咀嚼金枪鱼寿司的声音,“怎么啦师弟?外卖到了吗?”
“事到如今就不要再关心外卖了好么!”路明非状如疯狗,“我说……咱们大事不好了啊!”
芬格尔吃完了金枪鱼寿司,盒子落地的声音传出来。一阵塑料袋哗啦哗啦响动声。
……芬格尔响亮地打了个饱嗝,悠哉地拿起双人份的天妇罗虾,声音一如既往地欠扁,“师弟你……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啊!如果不是漂亮的低年级妞穿着小黑裙在我们门口跳decpacito……”芬格尔十分陶醉地冲电话那头发出响亮的傻笑。
“……”路明非面无表情,“芬格尔你把我那份虾也吃掉好了,算我请你。但是不要出来……算我求你。”
“废话,我干嘛要出去?”芬格尔骂道,“取了外卖就赶紧给我回来听到没有?”
路明非突然鼻子一酸。他抽抽鼻子,拿手捂着话筒小声哔哔,“知道知道,废狗不要多话!”
“还轮得到你修理我了!”芬格尔骂骂咧咧挂了电话,“一分钟之内赶不回来就等我把你的搞基帖首页置顶吧!有事找你师兄!”
路明非唉声叹气地把电话放回口袋里,甚至有点期待路鸣泽的出场。
“喂,这点事应该免费帮我解决的吧?”路明非冲空气喊了一声,自觉傻逼地放低了声音,“vip特别奉送啊喂!你辛苦让我卖命未果结果我被一群死侍干掉岂不是很窝囊!”
无人应答。
“别开玩笑了……”路明非冷汗涔涔,下意识地掏兜,“快出来好吧?我快吓尿了我承认……卧槽!!”
第一批死侍已经涌了上来。而小恶魔仿佛断线一般……丝毫没有动静。
路明非僵立当场,一手提着外卖盒子,面如死灰。第一个死侍的刀刃近在咫尺。路明非闭上眼睛。
他甚至在那一瞬间听到了刀刃破空的风声。风迅猛地向他的脖颈迫近,随即……停滞在半空。路明非猛的张开眼睛。
一只修长有力的的小臂青筋微微兀起,宽松的衬衫袖子挽到肘间,熟悉的手轻松架住死侍带刀的手腕,让那炼金怪物全身咯吱作响却无可奈何。
一只手松松揽住他的腰腹使力一带,路明非本能地向后退步,正磕到那人温暖的怀抱里,后脑枕在宽阔肩膀上。那人闲散的姿态仿佛正坐在衣香鬓影的晚宴上,手拿香槟和美人调情。芬格尔懒洋洋的声音在他耳畔倏然响起,却陌生地从未如此低沉,“不是说了一分钟么?如果有事就找师兄啊,听不进去么?”
路明非内心疯狂吐槽,师兄难道说的不该是我老大和楚师兄么你算是什么啊!然而话到嘴边,他涨红了脸就憋出一句,“啊……师兄你这不是来了吗。”
芬格尔的头发已经从皮筋里散落出来,几缕长发垂在眼睫边看不出神色,然而听到这话他低笑了一声,说话还是懒散腔调,“唉……冲你这一句师兄……我今天也不能不罩你了啊!”
他突然双手用力,一把将路明非推到身后,左手瞬间发力,竟将那死侍的铁骨生生掰下!
走廊狂风涌动,死侍的哀鸣响彻云霄,芬格尔回头,日耳曼人铁灰色的双眸刹那盛满璀璨金黄!
芬格尔转过头,黄金瞳映照之下那张熟悉的脸上带着笑容,又写满了肃杀,路明非呆呆看着他,这个八卦的败狗师兄……如今为他准备豁出一切了。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个只会抢你夜宵写新闻的f级狗仔吧?”芬格尔笑着说,“那么今天就乖乖依靠师兄吧!平日屠龙,辛苦你了。”



没了!!!有没有哪位太太愿意接下去写!或者用这个脑洞啊!!真的疯狂想看芬狗开挂大杀四方了然而自己并不会写!!呜呜呜!!请大家救救孩子!!

 
评论(1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