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TJ】Happy New Year

*火tj真的好嗑!!我嗑爆!!!!

*私设如山,TJ设定不变,小火职业摩托车手且保留异能

*ooc!!!!极度ooc请避雷

*一发完,希望大家喜欢!

Johnny感到烦躁。
“艹!该死的蠢货。”他骂骂咧咧地把头盔夹在手肘弯里,好在没有一瘸一拐,剪得很短的头发下,一张年轻英俊得有些锋利的面颊燃烧着怒气。他左手漆成亮红色的鲜艳摩托车头盔上潇洒地签着他略显歪扭的大名,Johnny Storm,而此时这个签名已经悄无声息地移动到了他腋下的那片阴影里,被另一只手狠狠捶了一拳,随即传来主人痛苦的吸气声。
他失误了,这真是难以置信。要知道他还挺看重这次比赛,而最主要的是,他的新座驾可是匹撩蹄子的烈马,并不太受他驯服。这车的价钱和它的品种一样令人咂舌。而他本人,一流的摩托车特技手,竟不慎在一个高难度的空中动作上失误,在众多摄像机镁光灯前摔了个五体投地。一般人少不了受伤乃至残疾,不过好在他自有办法。毕竟,你总不能永远指望好运气能藏在圣诞节的厚羊毛袜或手指画出的十字儿,对吧?
他又低头骂了几句,和他交好的几个俄国佬笑嘻嘻地凑上来,手里晃悠着小瓶伏特加,“祝你一根羽毛也打不着!”他们含糊不清地卷着舌头说。
“比赛都结束了,乌拉!”他恶狠狠地顶回去,学着他们欢呼的样子吐舌头,真心实意地回复道,“见鬼去吧!”
有人过来把他的车给他,他没再逗留下去,径直从赛场离开了。
他决定找个法子消消火。
五分钟后,他的手机上多了个蓝色图标的软件。
“蓝色的,哈?”他嘲笑道,“这图标的样子真诡异。”他不知道这是个同性约炮软件。“操作很简单,让我看看……匹配到谁,谁就是老子的幸运儿。”他索性闭着眼滑动手机,最后神差鬼使地反方向一滑。
系统响起清脆的提示音,结果显示匹配成功。
Johnny睁开眼睛。瞠目结舌,“这都可以?!”他难以置信地捧着手机看了又看,结果无误,更令人不安的是这人甚至没有头像。
“真是幸运的一天!”他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对方已经发来了房间号。他忍着怒气确认了地址,还是认命地踏上了摩托车,在一串狂野的咆哮和白烟中离开了。
等着被我干死吧,亲爱的。他磨着牙想,你今晚死定了,甜心。

他敲了敲门。
门立刻打开了。顺着门框上那只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Johnny看见那男孩穿着白衬衫,扣子解开了一大半露出苍白的锁骨和胸膛,带着一点调皮的灰眼睛正好奇地看着他。
他看上去就像圣诞节的清晨。想不出别的可以描述,一瞬间Johnny竟不知说什么才好。男孩就那样站在那里,周围的一切却好像同他剥离开来,让他像颗彩色玻璃纸中间的糖果那样孤立而诱人。
他立刻把男孩拖进房间,反手锁上门后一把扯开了男孩的衬衫扔到地上。
男孩叫了一声,有些惊慌,“嗨!不用这么着急,哥们,”他的长睫毛扫在Johnny脸颊上,让他更加心痒难耐了,“对我温柔点。”
Johnny一把把他推在床上,“约炮也要慢慢来?那你不如去叫鸭子,”他气喘着脱掉自己的上衣,“要不要我在床上也慢慢来?”
男孩被他逗笑了,淡淡的笑纹涟漪似的散开,很快消失了,灰绿色眼睛向他调情,“不,不要,在我床上没人能慢慢来,宝贝。”
Johnny吻住他。男孩的嘴唇生甜,像含了颗冰凉的荔枝似的,舌头柔软地让人怜惜。他们吻到彼此都缺了氧,才气喘吁吁地松开彼此。
随即狂喜的潮水淹没了他。

三个小时后,Johnny满足地从他身上翻过身,回味起刚才爽到灭顶的一夜情。
“求你,求你别……嗯……”他从背后搂住男孩柔韧的腰深深顶进去,那对精致的蝴蝶骨浮凸起来,颤抖着抖动,他来不及说话,只是越来越快地顶弄。男孩紧得让人难以置信,火热光滑如同丝缎。他听见男孩压抑地哽咽起来,连忙把他翻过来,看到灰眼睛里满是泪水。“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男孩重新转过身去,声音疲惫不堪,而他兴奋的把他转过来,“冲着这句话,我还要奖励你一次!”
……
“慢一点,求你!”那低声求饶的声音尾音仿佛都带着奶香,牛奶巧克力般微微沙哑。在不间歇的摇晃下,他的手放在小腹上,难以置信般微微睁大眼睛,无辜的样子像只小猫。“艹。真爽!太他妈棒了。”而他自己则爽的直骂。
……
极乐来临时他扯住男孩深深吻他,男孩紧紧抱住他,受了委屈似的蹙起眉,就像溺水者抱住浮木那样托付全身的安全感抱住他,像要把他融进骨血。
……
“嘿。”突然,男孩把手搭在他肩上,Johnny这才想起他还在,牛奶巧克力般的嗓子听起来在撒娇。“抱我去洗澡。”
“啊哈,没问题。”他自认是个好情人。Johnny一把把他抱起来,才发现男孩有一米八往上,却很瘦,唯独脸上有点很可爱的婴儿肥。
他把男孩抱进浴缸,为他放好热水,自己冲了个澡就出去了。不久后男孩也裹着浴袍走了出来。
他闻起来就像新鲜出炉的黄油面包,浑身都散发着暖烘烘甜蜜蜜的香气,甜得让人想咬一口,流出浓稠的焦糖巧克力的蜜汁。他简直令人上瘾。Johnny着迷的想。
随即手机震动起来。他打开一看,姐姐的名字赫然出现。“该死,我得走了。”他匆匆裹上衣服,拿起手机和摩托车钥匙。
男孩也穿上衣服,漫不经心地扣上扣子,“和你干简直比嗑.药还好一万倍。”
“你也是我干过最棒的了,生平仅见!甜心。”Johnny真心实意地夸赞道,随即发现有些不对劲,“呃,什么?你嗑.药吗?”
灰眼睛闪过一丝忧郁的嘲弄,男孩脸上依然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却低垂下眼睛,报了一串药名,“我都嗑。”他说,试图开个玩笑,“你不会举报我,对吧?”
“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怎么举报你。”Johnny皱起眉,感觉有些不好。他不喜欢瘾.君子。
男孩呆住了,“你是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这回轮到Johnny惊讶了,“你是明星?还是什么名流?抱歉我不爱看娱乐新闻……普通新闻也不看。”
男孩愣住了。随后他忽然乐不可支地哈哈大笑,“没什么,别管了!我逗你玩的,我没什么名气,也不是明星。”他平复了一下情绪,“你干我干的很爽,想多约几次吗?”
Johnny求之不得。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
Johnny忍了忍,还是把话说出口了,“我他妈不喜欢和瘾.君子干,你别嗑.药了。”
他惊讶地看着男孩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失去血色,变成一片死寂的苍白。男孩红润的嘴唇动了动,“算了,你走吧。走!”男孩一把拽开房门,把Johnny用力推出去,“嘿!”Johnny气恼的大叫起来,有力的手臂狠狠顶着门,不让他关上,他的怒气又冲上来了,“听着,我不喜欢管人家的事情,但是嗑.药不好,对你真的很不好,行吗?你不能再嗑了!”他几乎在威胁了。于是Johnny搂过他的脖子吻了他。
男孩低垂下眼睛,无力地把手放在门框上,苦笑的时候眼角有细细的褶皱——令人惊讶地是这精致褶皱非但无损他的青春,反倒为他增添了几分温柔,“你什么都不懂。”他说,“我曾经有六个月没吸,那是我坚持最久的时候,当时我以为我找到了替代……以为这样日子也可以很开心。后来……”他摇摇头,咬住嘴唇,“好日子总是不长久。我知道什么都救不了我了。你走吧。”
Johnny听着他的话,半信半疑地离开了。他转身的时候男孩把门关上,Johnny看到他眼圈红了。

******

TJ关上门,眼圈红红的。眼泪在他的眼睛里打转,睫毛湿润了。
那个人说他不和瘾.君子干。瘾.君子!他几乎要叫出来,那人就是这么以为他的?
眼泪越来越多了,他的心脏像被人攥住似的隐隐作痛。电视不知什么时候开了,媒体人嘈杂的评论声令他忍不住回想起那些人对他的评价,弟弟和父母看着他失望的脸……
——你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失望!我再也不会管了!母亲心痛的怒吼还在耳边回荡。
——TJ Hammond,是吗?杂货店里那人有双爱笑的眼睛,无名指上带着耀眼钻戒,目光却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你很好看,很可爱。他们终于滚到床上,那人把戒指一把扔在波斯地毯上急切地吻他。——会议没有我也一样能开。那人把他从琴凳上抱进怀里纵情亲吻,再次扯开了自己的领带。
不能再想了。整整六个月。他猛的站起来,疯了似的把药从口袋里掏出来。他必须嗑,不然他会疯掉的。瘾.君子,他一边忍住眼泪一边想,把药倒出来放在虎口上,我是个瘾.君子。爱情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了。
突然一阵疯狂的拍门声传来,TJ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谁?
他迅速把虎口上的药处理掉,朝着门走过去,“谁?”
“是我!”那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他!TJ一下子打开了门,他的419对象顶着一张帅得耀眼的脸靠在门框上,“你怎么回来了?”
那人耸耸肩,“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这样下一次我就能在床上叫你了。”
他看见TJ的脸,吓了一跳,像个手足无措的高中小男孩儿似的挠了挠头,“嗨!你怎么哭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TJ,把他的头搂紧,用力吻他,“没事的!很对不起我之前说那种话。”
TJ靠在他怀里,摇摇头,一下子开心起来。他真的在想下一次!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呼吸那人火辣地令人安全的气息,“我叫T……呃,Thomas。”
“我叫Johnny,Johnny Storm。”那人认认真真地告诉他,“我一定会约你的,所以等着我,不会很久。别嗑.药了!快答应我!”他捧住TJ的脸,霸道的样子很好笑。
TJ看着他,甜甜地笑起来,他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好看,“好,我答应你。”
回应他的又是重重的,一记很温柔的滚烫的吻。“好孩子。”
TJ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你才是孩子呢!你肯定还没我大!”
“别在意!我喜欢这样。”那人夹着摩托车头盔,一只手抬起来冲他挥了挥,消失在拐角。
TJ锁上门,把所有的药都冲进了下水道。
“我答应你!”他闭上眼,一下子开心地笑起来。任何人看到他天真的笑容都不会忍心伤害他的。可惜事实是,所有他爱过的男人,全都狠狠地伤害了他。

“所以说,你又相信了这个人的鬼话,是吗?” Douglas心事重重地问他,把一盒橙汁在手里来回翻动,眉头紧紧皱起来,“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你得知道他不会再……” Douglas小心翼翼的观察着TJ的脸色,换用委婉一些的措辞,“也许,不会找你了。”
TJ撇了撇嘴。他坐在琴凳上,手里拿着颜色琥珀似的鸡尾酒,摇晃着摆弄酒杯里面的小串绿橄榄,眼睛眨了眨,“不会的,兄弟。”他冲弟弟好看地笑了笑,“我见过很多男人,各种各样——嘿,别那么看着我!我看得出来他不会撒谎的。”
Douglas忍不住反驳他,“如果你的眼光这么好,为什么到现在你都摊上这么糟糕的男人?”他心疼地看见TJ眼睛里星星般的光泽一下子黯淡下去了。
“别说了!”TJ看上去既难过又激动,他猛的喝了一大口酒,漂亮的眼睛周围泛红,“这不好吗?你难道不希望我这样子吗?这难道不是你们都想看到的吗?我不嗑.药了!”他颠三倒四地说,“因为他!你为什么非要证明他不会回来了?你也不相信我,Doug。我明白了!所有人都不相信我!”
“嘿,冷静冷静。” Douglas发觉他开始情绪失控了。这绝不是个好兆头,他明白这时候如果不处理好,他下一次见到自己的哥哥恐怕在某个废弃车库,嗑.药现场,或者最坏的,是医院。
Douglas心中警铃大作,他试图解释,“我没有不相信,我只是想……”
“哈!警告我!是吗!”TJ大吼,酒杯里的酒已经见底了,“该死!见鬼!你们到底要我怎么样?你告诉我, Douglas。”他手里的酒杯掉在地毯上,修长的手覆盖在脸上,显得格外憔悴。“放过我吧,当我求求你们。”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以为妈妈想这样吗?” Douglas也发火了,他怒吼起来,“成熟一点,TJ,没人想逼你做什么。我们只想看你好起来!你有想过别人的感受吗?你为什么只关心你自己?”
TJ呆呆地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认识他那样。
“如果我只关心我自己的话,你们现在应该在太平间见我。”他最终摇摇头,起身回到自己房间去了。他的背影很疲惫,似乎累的不想说任何话了。
Douglas狠狠地把拳头捶向墙壁。
我没法像你一样适应地那么好。TJ想,白宫是个大泡泡,也许它为他挡住了一些东西,但它的透明却无时无刻不在让他窒息。
他想过死,很多很多次。他尝试过,但是失败了。从此之后不管他是多么痛苦——痛苦到只能靠药物和男人排解,他都没有再试过自杀。他知道他的家人都不容易。他们是前总统,是国务卿,是第一家庭。他出柜已经让他们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他都明白。
所以他不去寻死了,那会是他们家庭的最大丑闻。但是他要活下去,就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他的生活缺乏希望,他活下去变成了一种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好像他怎么做都是错的。他们不信他,也不了解他。就像有时候他说起Sean要来做他的嘉宾,妈妈立刻咬定他们藕断丝连旧情复燃,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是徒劳。
只有Johnny明白。这点他从没想到过。

在他们约出来的第二次,Johnny甚至表现得比第一次更好。TJ被欺负地一直哭,哽咽的喘不上气,身后的Johnny还是像个永动机似的做个不停,他几乎完全失控了。TJ不停地哀求他,但除了得到更温柔的抚摸和亲吻外别无用处。他们的床差点塌掉,危险的咯吱声几乎没有停下过。最后TJ说不出话,只能爽的流泪,毫无办法的半张着唇,用蒙着雾气的灰水晶似的眼睛痴痴的看他,倒在床上。Johnny吻他吻个没够,把他抱进怀里翻来覆去折腾。
TJ哭得厉害。不只是爽……而是他头一次有了被人疼惜的感觉。Johnny看上去是个毛头小伙子,却是个无比体贴的情人。他的所有温柔都倾注在他的吻里,他格外喜欢把他抱在怀里,爱和他面对面,吻他的鬓角和脸颊。
炮友不会这么做,这是情人的吻。
清理过后TJ倒在床上,Johnny叫了餐,没忘记把他的脸挡住。他还在担心他是什么“有身份的人”,怕他有麻烦。
TJ斟酌着告诉他自己的烦恼。“我弟弟还说你不会约我了。”TJ撒娇似的说,期待地看着他,亮晶晶的灰眼睛里有闪烁的小星星似的。
“所以说现在他输了!”Johnny坐在他旁边,笑着边穿衣服边耸肩,“你得知道,Thomas,世界上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痛苦,只不过有些人重一点。我猜你是这种。”他完美的湛蓝眼睛凝视他,透露出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可能你觉得我小,说这种话很奇怪,但是这就是事实。不过世界上的快活总比痛苦多,起码没有自杀痛苦,是吧?不然大家都去自杀了。”他逗笑了TJ,也跟着傻笑起来,“我可以帮你!年轻人享受的东西我都是行家。我们在一起总会好的!”他兴致勃勃地说,忽然把TJ紧紧抱在怀里不断地吻他,又滚烫又温暖,TJ觉得他像团火似的,“就比如,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开心。咱们可以一起喝酒,看电影,如果你想的话。你觉得这周六怎么样?我们可以约个会什么的。”他像只小狗似的看着他,眼睛里流露出热情和渴望,毫不掩饰,“我不想和你只做炮友,虽然咱们就上过两次床……你信一见钟情吗?我是说,我虽然爱玩,但是我谈恋爱很专一。”
TJ失去了理智,他太柔软天真,根本无法招架这样的人。
“别骗我,请你。”他喃喃地说,羞赧地靠在Johnny肩上,看着自己的手指被捞起来放在那人唇边亲吻,感觉全身都温暖起来。“我会相信的……不管别人骗我多少次。”
他以为Johnny会说他不会骗他,没想到他抬起蓝眼睛,微笑的弧度很调皮,“那我一定得骗你很多很多次,傻瓜Thomas,但你还是得相信我。因为现在我说的是真的。”
TJ怎么可能不相信。

夜色降临,华灯璀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数十辆豪车缓缓滑到一家精致的令人咋舌的夜店门口。
夜店门口镁光灯疯狂闪烁,照的夜色一片雪白。国务卿家的贵族公子,顶级话题人物TJ Hammond姿态优雅地从车上走下来,穿着HUGO BOSS矜贵西装,恰到好处地勾勒出细腰长腿,灰眼睛熠熠生辉,微笑的模样无可挑剔。他冲大家挥了挥手,好看的令人窒息,顿时秒杀菲林无数。
走进夜店大门的瞬间,他的脸色冷了下来,手指无意识的放在那张紫罗兰色的精美名卡上。
Sean今天也会来。他的旧情人,为自己的出轨对象站台,这想法令他的胃感到一阵轻微的抽搐,又有种怪异的感觉。
他刚同家人大吵一架,内容陈词滥调。Sean,议员,出轨,六个月,嗑.药,骗子。
TJ觉得自己或许该习惯了。他甚至后悔拒绝了Johnny的约会邀请。
——“我很想,但我周六有大事!”他抱歉的看着Johnny,忍不住露出微笑。
Johnny撇撇嘴,也笑了,“好吧!反正,我也会再约你的。”他突然飞快地挤挤眼睛,“这句是谎话!”
“骗子!”TJ大笑着拿枕头打他,两人笑着滚在床上……

他回过神,甩甩头。熟悉的痛苦再次来了。Johnny救不了他。
在包间,他引诱他的监督对象嗑.药,“我需要一个上流明星气质的人,”他像个魔鬼似的说着,用眼神示意他。药摊在桌上,他手指间捏着管子,“你得做出选择。”
他的伙伴瞪着他,猛的吸了一口。他大笑起来,用力亲了他,感觉头更痛了,他准备自己来点。让痛苦去死吧!他混乱的想,让他们都滚!
“TJ Hammond!!”门口突然响起一声响亮的怒吼,伴随着一阵大骂吵嚷声和保安的吆喝声。TJ猛的站起身来,下意识地后退几步,虚掩的门发出令人心惊胆战的爆响,一个高大的身影越过横七竖八的保安,长腿一迈大步走进房间。他的汗居然在蒸发——像烈日炙烤下的水珠一样在空气中冒出浓浓的白气。
TJ惊恐地看着他,Johnny穿着皮夹克,像个杀神似的走进来,眉眼间全是煞气,那平时总是调皮地翘起来的嘴角抿的很紧,薄薄的嘴唇如同刀锋。TJ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
******
Johnny径直走向他。声音冷得直冒寒气,“Thomas,或者说该叫你TJ,是吗?你答应过我什么?!”
他看见TJ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不肯回答他的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可能?”
Johnny在背后搓搓手指,一团小火苗从指尖冒出来。他不屑的笑了笑,“我飞上来的,没走门。可惜找错了房间。”
TJ的神情仿佛觉得他在开玩笑。Johnny定了定神,终于狠下心来给了TJ一拳,力道很轻地把他放倒在地。
他已经决定好了之后要做的事情。从他踏进这个乌烟瘴气的房间,他就知道了自己该做什么。

******

TJ感觉世界颠倒了。Johnny打了他这个事实在他耳边嗡嗡作响,就像他刚刚打碎了一整个大马蜂窝似的。
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嗑.嗨了的监督伙伴迷茫地抬头看着Johnny,以为他是来找TJ麻烦的,于是勇敢地扑了上去,被Johnny一把揪住领口扔到了房间外面,房门落锁。
“你干什么!”TJ猛的冲上来,血在他的头脑中猎猎作响,他感受到自己剧烈起伏的呼吸,同时看见自己的拳头伸了出来。
Johnny一动不动地站在对面,面无表情,在TJ即将打到他的时候伸出手,微微侧身,一把拉住了TJ的手腕顺势把他带进怀里。
他紧紧的抱住他。
TJ几乎在一瞬间红了眼圈。好像他在Johnny身边总是特别爱哭……忍不住把所有伤心和疲惫给他看。也许潜意识里他已经无可救药地相信了他,渴望着他的安慰和温暖。
Johnny的身体却猛然僵住了。他顺着Johnny的目光回头看去,浑身的血顿时冰凉透了。
药和管子还留在桌上。
Johnny一把把他拽开,眼睛红了,他一把抓起管子,“嗑.药感觉就这么好吗?”他吼起来,蓝眼睛又是痛苦又是愤怒地看着TJ,压低声音说出来的话让TJ如坠冰窟,“既然这么好,你怎么能不让我试试?!”
他拿起管子就要吸。TJ用尽全身力气,扑上去把药一把扫到了地上,“求你,”他呜咽着说,几乎泣不成声,从后面紧紧抱住他的腰,“求你不要。”
Johnny一把扔掉了管子,“你到底要干什么,Thomas?你不想让我和你一样吗?!”他吼,怒火万丈地瞪视着TJ,目光仿佛要把他烧穿似的。
TJ终于忍不住哭起来。他抱着Johnny拼命摇头,“你别,求你不要这样,我会毁了你的。”
Johnny有力的手铁钳似的,立刻攥住他的肩膀用力摇撼,TJ泪眼朦胧地看着他,那俊美如太阳神的脸上满是痛苦,“你不会,不会毁了我,TJ,你只会毁掉你自己!”
“我不行了,”TJ满脸都是泪水,慢慢跌坐下去,“我爸妈不相信我。所有人都是!今天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你知道!这一天也许会是我人生唯一值得自豪的时候……也许,会是一切重新开始的起点。我又搞砸了。他们以为我又和Sean……”
“Sean是谁?”Johnny敏锐的问他。
TJ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犹豫了一下。
“我的前男友……他是议员,结过婚的。”他小声说,头深深低下去,“他说他对我才是真爱,我信了。我以为他可以离婚。我们在一起了,六个月……”
“我明白了。该死的,你六个月没嗑.药居然就是为了这种人渣!”Johnny打断了他,忍不住骂了一句,“他今天晚上也会来,对吗?”
TJ没明白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但是点了点头,“他在VIP厅,现在应该快离开了吧。”
Johnny冲他点点头。他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了墙上的小电视,上面正全程转播着这家夜店开业的盛况。TJ看到了Sean的脸。
“我有个干这个的哥们儿在现场,过会离开的时候他会给Sean镜头。你就在这看着,今晚我要他好看。”
“不行!”TJ脱口而出,他大惊失色地看着Johnny,“他是议员,你不能对他下手!如果你被拍到就死定了!”
Johnny不听。他回过头吻吻他,眼神在黑夜里一闪,“相信我,甜心。看好电视。”他单手一撑,从窗口跳了下去。
“回来!!!”TJ撕心裂肺地吼起来,他奔到窗口,却发现下面空无一人。
他终于软软的瘫在沙发上,双眼紧紧盯着电视。

Sean离开了。他微笑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一个很清晰的特写。他冲大家挥手,无名指上的钻戒让TJ感到反胃。
突然一声惊呼从电视中传出来,随即尖叫声此起彼伏,TJ猛的坐直了身体,他惊愕的看到Sean昂贵的西装外套上燃起一团火苗!
Sean自己还浑然不觉,直到一位女士尖叫着指着他的西服,他才发出一声大叫,当着所有媒体的面脱掉了外套,放在地上用力踩踏。
还没等他调整好表情,他的西裤两条裤管同时露出火焰,随后是他的衬衫……他不得不手忙脚乱地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掉,然而火还在烧,直到他表演完这场滑稽的脱衣舞……摄影师的手在颤抖,TJ几乎能听到他极力压抑的大笑。TJ激动地看着这一切,大仇得报的快感。他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Johnny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窗户上,他扑过来搂住TJ狠狠吻了他一记,满脸掩饰不住的兴奋,“你看到了吗甜心?”他兴奋地问,蓝眼睛闪闪发亮,“解气吗?”
TJ拼命点头,掩饰不住地露出笑容,“你是怎么做到的?!”
Johnny装模作样地把手指放在唇边咳嗽。突然打了个响指。
一团火焰出现在他指尖上,逐渐变成一颗心。
夜店里响起了TJ激动的大叫。
“COOLLLLLLLLLL!!!!!”

夜店的开业非常成功。这有一部分还得归功于Sean那场精彩的闹剧,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奇怪的是Sean却对此事缄口不提,保持了绝对的沉默,甚至也没有申请调查。
“怎么会这样呢?”TJ躺在Johnny怀里滑动着iPad,纳闷地想,不过随即高兴起来,“不过你没事,那是最好的了!”
Johnny哼了一声。他刚洗完澡,只披了一条浴巾,炫耀似的当着TJ的面把自己蒸干了,“他不敢这么做。”

——那天晚上Johnny搂着喝的醉醺醺的TJ,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无奈地看着他傻笑的脸,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阿列克谢?帮我个忙,伙计。叫上你的几个俄国哥们儿,把那个我发过照片的小白脸揍一顿。别揍死他,让他尝尝厉害就好!如果他说要报警什么的,只说一句话,‘我们知道你是基佬,敢报警你就完了’,明白了吗?回头我请伏特加!”
他挂了电话,感觉自己是个十足的坏蛋。
“Thomas,你喜欢混蛋吗?”他问TJ。
TJ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我喜欢死了。”他含混不清地说。
Johnny觉得为他做一次混蛋很值得。

******
TJ很紧张。
他有个小秘密要告诉他的家人。这个小秘密有点令人吃惊,于是他把时间定在了他戒毒一周年的家庭庆祝会上。
尽管Johnny善解人意的安慰他,“没事的,你不用非得告诉他们。我还挺享受和国务卿的儿子偷情呢!”他吃吃的笑着,把果盘里的水红西瓜片塞进TJ的嘴里。“不管是跟圆顶会馆的成功老板谈恋爱还是和国务卿的儿子谈恋爱,感觉都是一样的。”他冲TJ大抛媚眼。
TJ面露得色,他的夜店生意蒸蒸日上,已经很有规模,“我喜欢前一个。”
——但他还是决定把Johnny介绍给家人。Johnny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他能操控火和摩托车!据说还有什么组织让他去当超级英雄。他成了世界摩托车大赛的冠军,《名利场》杂志登过他的封面,照的颇为好看。TJ有意无意地把那一期杂志摆满了家的各个角落。
总之,这次他确信自己挑到了世界上最棒的男朋友。
“深吸气,宝贝。”
TJ深吸一口气,牵着Johnny的手,推开了自己家的门。

******
圆顶会馆开业周年纪念,TJ携丈夫Johnny Storm出席。去年这对新婚燕尔的爱人首次合照一出,社交网络瞬间瘫痪。
TJ至今不能释怀当年他领着Johnny见自己家人时他们的反应。

—— Douglas耸耸肩,看着妈妈,妈妈见惯不惊地刷着碗,看到他们俩有些吃惊地放下抹布。
“你们来了!天哪,原来这就是你要宣布的事情吗?”她和 Douglas面面相觑,“我该表现出吃惊还是什么?”
在TJ恼羞成怒的追问下 Douglas屈服了,“对不起,”他真心实意地道歉,“那时我太担心你了,就告诉了爸妈,我们全都调查到了。Johnny也知道……我是说,是给他打过几回电话什么的,妈妈似乎见过他几次?总之我们都认可他是个很棒的小伙子,把你交给他我们都很放心。”
TJ转过头怒瞪着Johnny,他男朋友羞愧地转过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五秒钟后他承认,“是这样的,甜心。我家人也都知道你,我姐是你的狂热粉丝。他们都同意并且觉得我走了狗屎运,才能够追到你这么棒的人。”
“才不呢。”TJ说,握紧了他的手,“走运的人是我。”

******
TJ站在窗前,一阵疑惑。
新年钟声快要敲响了,Johnny还没有回来。打电话,Johnny告诉他,要给他一个爆炸式惊喜,要他站在窗户前面看着。
他凝神等待。
新年的钟声终于敲响了第一下。
无数冲天的焰火缤纷升起,炸开无数绚烂的花朵,伴随着人们惊喜的大叫和呼喊,一道闪耀的火光如同流星一般滑翔出优美的弧度,径直冲向了TJ面前敞开的窗户。
TJ把身体探出窗户,认出了火光里那张熟悉的英俊面孔。他惊讶的看着火焰从Johnny的上身熄灭,露出他帅的耀眼的脸。
Johnny双手捧住他的头,吻住了他的嘴唇。
“新年快乐。”

******
TJ惊讶地抖了抖手里的报纸。
“这是怎么拍的?这个角度根本不科学!”
报纸上登着他们两人新年那天的接吻图,看上去是从半空中窗户的侧面拍摄的。漫天焰火中,Johnny拖着火焰彗星尾巴,双手捧住TJ的头,TJ身体探出敞开的窗户,双手抓在窗框上,两人闭着眼睛幸福地接吻,在Johnny身后是巍峨耸立的大钟和染成彩色的天空。
Johnny凑过来看了看,“唔,摄影者署名……彼得帕克?这是谁?”
TJ扔掉报纸,满意地和他接吻。
“不管是谁,他们都应该给他颁一个普利策奖。”TJ气喘吁吁的说。

END

 
评论(16)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