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向】吐真剂(下)

*本章出场cp 铁虫铁无差,锤基,微量鹰寡
*ooc!ooc!ooc!
*终于完结啦~谢谢大家喜欢!

布鲁斯班纳知道大事不好。

他揩了揩额头上的冷汗,偷偷打量着雷神的大个头,“什、什么?我不明白……”

“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索尔简单的说着,缓缓逼近了他,语气中透露出威胁,“你知道托尼会给我们下药,是吗?”

布鲁斯班纳决心违背自己的良心予以否认,开玩笑,他还有梦想没实现呢……“是的。”

布鲁斯班纳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他说了什么?这不是他想说的话!

“咳,咳,”托尼装模作样地咳嗽起来,右手蜷起来搭在嘴巴上,掩饰不住的大大的笑容从指缝里露出来,“惊喜,班纳!”

“你对我做了什么?!”布鲁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拼命回想着自己都做了什么。

“别想了,布鲁斯,”托尼慢悠悠的说,把自己四仰八叉的身体从椅子上收拾起来,“酒精类健康饮品,记得吗?我提醒过你了!我对你最仁慈不过了,兄弟。”

“所以,你为了不被托尼暗算,骗了我们所有人,结果自己也中招了,是吗?”旺达气愤地说,“这是间谍行为!”

“看来复仇者们要自己进行内部清算了,哥哥。”洛基幸灾乐祸地说,把他哥放在他大腿上的手不耐烦地拨拉到一边,“在阿斯嘉德,这种行为是要当众表演生吞自己舌头的!”

“嘿,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儿!”鹰眼气愤的喊道,马上转移了火力,“就凭你在地球搞的那些事儿,在我们地球是要……呃,你们神也有死刑吗?”

“别傻了!”索尔大吼,仍然没法平息被队友欺骗的愤怒,“博士,你应该反省反省自己的错误!”

然而布鲁斯全身发起抖来,声音也变得不稳定,“天啊,你们这样说让我感觉很不好……”他摇摇欲坠地说。

所有人警觉地后退一步,于是布鲁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嘴里发出几声嘶吼,冲出门去。

“太阳快要下山了,班纳!”娜塔莎首先愤怒地冲着他的背影大吼起来,“该死,难道没人发现他是装的吗?”

“唔,反正他的秘密听上去就没什么意思,是吧?”托尼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钻石样的冰块在琥珀色酒液里叮咣作响,“就当欣赏他的演技好了,我们欠他一座小金人!下一个!”

“我……喂,等等,雷神和洛基去哪儿了?!”

——————————

“洛基!”雷神不明所以的甩开他弟弟的手,“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你这个蠢东西,”洛基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拧了索尔的手臂一把,“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们就是下一个靶子了吗?我可不想让他们听……”他低声嘟囔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索尔觉得有些好笑,他像个看着喜爱的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带着点宠爱和干渴地看着他,“洛基,”邪神抖了抖,嫌弃地望着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知道,你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秘密。”

洛基全身一抖,顿时愤怒地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我们?你竟胆敢说‘我们的秘密’?!索尔,这不是什么秘密!”洛基的绿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翠绿得惊人的瞳孔像浸在一汪冷泉里,愤恨在水下燃烧着,“这只是耻辱!哥哥,别这么看我,难道你没体会过吗?”

“耻辱?”雷神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觉得这是种耻辱?洛基!而我却把这当成了一切!”

“哈,”洛基气的笑出声来,声音颤抖着,“一切,是吗?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好的笑话!你想向你的朋友们讲什么?详细地说说你和你弟弟是怎么被——绿,绿巨人——拎着死鸟一样甩来甩去,在他手里就像一块破布?!”
……
“什么——”索尔满脸呆滞地看着他,他的大脑当机了,“绿巨人?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哈,别再装模作样了,索尔·奥丁森!你毁了我忍受智障的能力!”洛基咬着嘴唇,“怎么,现在想装作不知道了吗?需要你可怜的弟弟提醒你,他是怎么坐在看台上,眼睁睁地目睹你被大个子丢沙包一样来回——”

“所以说,你以为我们的秘密是……都被绿巨人摔过吗?”

“不然呢?!”

索尔明白了,他哭笑不得,“你在想什么,弟弟,我说的秘密可不是这个!这跟它连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

洛基狐疑地看着他,稍微收敛了防御的姿态,“不是这个吗?”他不解地问,“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好说的?”

索尔不说话了。他向来是个行动上的巨人,于是他只是上前两步,一把把纤瘦得令人心疼的弟弟抱进自己怀里。

“我光明磊落,洛基,”他在洛基耳边低语,无视了他挣扎的手臂和砸在他铠甲上的拳头,“我对你的爱也不是。我愿意为你昭告天下,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把它当做我们的秘密,弟弟。我爱你,总是爱你。”

洛基的手垂下去了。他无力地靠在索尔的怀里,贪婪的感受着他的温暖。“给你用吐真剂,真是个错误。”他喃喃的说,知道自己受不了直球。

他们静静地拥抱着,直到索尔轻轻地把他松开了,“回去吧,洛基,离开的太久总是不礼貌的。”索尔牵起他的手,看到洛基不信任的目光。“他们会盘问我们的。”

“不不,他们不会的。”雷神笑起来,“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会明白我想说的。”

果然,当他们牵着手别别扭扭(主要是洛基)地走回房间去,所有的人都装聋作哑地小声说起话来,果然没有人为难他们俩了。

“嘿,鹰眼,”托尼悄声说,“快看看洛基的脖子和耳朵后面,雷神有没有……?”

鹰眼把头埋在一堆过期杂志和叶片肥硕的巨大绿植中间,努力抻长了脖子,“他们坐的太近了,看不清楚……似乎没什么痕迹。”

旺达不情不愿地从口袋里摸出十美元攥在手里,“总该是有一些吧!”她不死心地想,“说不定只是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呢?”

“索尔居然忍了这么久,我几乎快该佩服他了。”娜塔莎撇撇嘴,压低了声音,“不过这并不能让我觉得开心,他让我输了十块钱!托尼,你是怎么知道的?”她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鹰眼和旺达马上发出“嘘”声——“去,别冲我发出这种声音!我知道了!”

托尼喝了一大口酒,醉醺醺地笑起来,“因为我知道,洛基才是他能不能做成坏事的关键……一个死要面子的小骗子,怎么能在我的后院里……嗝。”

所有人惊恐的看着他,洛基的幻影就站在他的身后,露出一个优雅而诡异的微笑。

“洛基”把食指伸出来,落在他略微缺乏血色的薄削的双唇上,“朋友们,”他向大家做着唇语,绿眼睛诱惑地眨着,“不觉得是时候让我们应该扳回一局,让托尼·史塔克吃点苦头了吗?”

——————————

“嘿哈皮,伙计,最近过得好吗?我是说,给钢铁侠做司机还顺利吗?说实在的,如果我没在上学或者是……没做成穿红色紧身衣的纽约好邻居什么的,我超级愿意为他开车!想想后座上坐着的是钢铁侠!他……”

“安静。”哈皮握着方向盘,眉头皱的很紧,“如果你不想看着我们在你的噪音污染里失控撞进绿化带里的话。”

“哦我保证,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的!我是蜘蛛侠,记得吗?虽然……”

“闭嘴!”

“……好吧哈皮,我很抱歉,我保证不说话了。但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忍不住多说了点。”

哈皮紧紧闭着嘴。他有点想为自己的鲁莽话道歉,不过他实在担心这句道歉会引起又一轮狂风暴雨般的喋喋不休。他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一条来自娜塔莎的信息,一分钟前她客气而礼貌的请他注意安全,同时……注意蜘蛛侠的安全。

他把视线短暂地转向后视镜,看到彼得掏出了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

老天爷啊,他完全能想象到内容。一张角度诡异的笑脸自拍——全不在意除了自己脸以外的内容——配文:朋友们!我坐在钢铁侠的车上了!顺便,这车真酷!顺便的顺便:我是说钢铁侠的车!

哈皮在内心哀叹一声,把方向盘认命地向左打去。

——————————

“真—这是真的吗?”在经历了差不多十五分钟的“托尼·史塔克豪宅观光游”以及让洛基两次差点失去耐心的、共计十分钟的关于室内装潢和史塔克先生的溢美之词后——彼得帕克的手里被粗暴地塞进了一张东西,他立刻激动起来。

彼得帕克结巴着,兴奋地满脸通红,“你们需要我!而内容是——呃,‘给尊敬的钢铁侠托尼·史塔克先生送一份醒酒汤?’这是复仇者的新任务吗?”他睁大眼睛扬了扬手里的一张简陋小卡片,奶油色的硬卡纸上用黑墨水粗粗写了两行字,署名是“复仇者们”。

“不——我不这么认为,但你可以把这当做一次考验。”洛基狡猾地说,由于吐真剂还没失效,他模棱两可地给出了一个答案,“想想看,如果你能搞定一个复仇者,搞定那个大名鼎鼎的托尼·史塔克,那么还有什么是你完不成的任务呢?”

彼得迟疑地看着他,鼻子皱了起来,“唔,你是洛基——我知道,”被毛头小子直呼名讳让邪神的嘴角冷锐地一撇,然而当事人毫未察觉,“理论上来说我不该相信你,但是你说的话的确有道理。这是谁让你交给我的?”

臭小子!洛基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大脑飞快转动,“准确地说,是一位平时行事相当正派的——”

“我——”雷神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们两个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彼得。蜘蛛侠立马屈服了。

“雷神!太赞了!”彼得激动的看着他,“我保证完成任务!”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过洛基(嫌弃地拿着)手中的保温杯,喷出一串晶莹的蛛丝,身影轻盈地飞走了。

洛基震惊地看着他。“你的药失效了吗?”

索尔挠了挠头,说完拖了太久的后半句。

“我——我饿了。你不想进屋去吃点东西吗?”

回应他的是洛基手里闪亮的小银刀。洛基恶狠狠地笑起来,“干得好,哥哥。”

——————————
托尼·史塔克是被人轻轻摇醒的。

“唔……好了,让我再睡一会儿,”他嘟嘟哝哝地说,“你是谁啊?唉,不管是谁,让我再睡一会儿……”

那只手坚持不懈地轻轻摇晃他,“史塔克先生,是我!彼得·帕克,您还记得吗?”

Shit!托尼困倦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吃力地看着他,彼得·帕克?这名字太熟悉不过了。眼前的金黄色灯光明亮耀眼,反而让他更想睡觉了……

他浑身打了个哆嗦,清醒了过来,“彼得·帕克?”他吃惊的张大了嘴,“蜘蛛侠?”

彼得冲他灿烂的咧开嘴,露出亮闪闪的白牙,“是的先生!”他看上去高兴的有点手足无措,“看来您还记得我,我还以为您完全不清醒了呢!”

“孩子,”托尼心累地扶着额头,努力用他浆糊一般的大脑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惜他的大脑暂时罢工,仿佛刚被人浇成了水泥柱,硬梆梆地闷响,“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啊?听话,快回家吧,你姨妈会担心你的。”

“可是、可我已经通知过梅姨了,”彼得委屈的说,“而且是您请我来的,您忘记了吗?”

“我?我什么时候……Oh Shit!”最后一声托尼低声骂了出来,今天的确是个特殊的日子,没错……今天是蜘蛛侠的生日。

彼得的生日!他熬夜熬的日夜颠倒,居然给忘记了。没有蛋糕,没有蜡烛,没有礼物……只有一群糟糕的复仇者大人,更别提了,还有醉醺醺的他自己。他甚至根本失去了邀请他来家里的印象。也许是他太醉了……

眼前出现的小蜘蛛无疑是个不折不扣的天使。他贴心地把手里的保温杯递给他,眼睛闪闪发亮,“这是给你的,托尼。”

“谢谢,亲爱的。”托尼头疼地接过来,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咳,咳!”他呛得咳嗽起来,简直要把肺都咳出来,“这什么味道啊!”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是……是雷神叔叔他们给我的醒酒药,”彼得拍着他的背,不安的说,“很难喝吗?我也喝过醒酒药,其实没有那么难以下咽。”

托尼完全清醒过来了。

“雷神他们……给你的醒酒药?”他干巴巴地说,“啊——哈——,我猜我完蛋了。彼得,现在我们得抓紧去外面找个好地方给你过生日了,很抱歉我——”

“托尼,你醒了!”率先冲进来的鹰眼大声宣布,复仇者们紧随其后。

洛基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喝的太多了,史塔克,我们不得不给你做了点饮料让你清醒过来。哦,我哥哥总是笨手笨脚的,你知道……不小心往里面加了点别的东西,也许……”

“我去你……”“有小孩子在呢。托尼!”娜塔莎喝止了他,“我不是小孩子了!”蜘蛛侠不甘心地的回复。大家置若罔闻。

“好吧,蜘蛛侠,”旺达笑容满面地看着他,漂亮地闪闪发亮,“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可以随意问钢铁侠问题,什么都可以!他会如实回答你的。”

彼得大声欢呼起来,“有史以来最好的礼物!”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嗯,让我想想,史塔克先生,你对我有什么想法?”

“……聪明小孩,还算有能力,”托尼尴尬地咳嗽起来,“拜托,真的要这样吗?”

“还有呢?”彼得穷追不舍的问。

“让人操心,总惹麻烦,心眼好的有点过头儿了,还有……有点可爱,让我老是担心。和你在一起总感觉自己又年轻起来了……”托尼的神情仿佛吃了苍蝇,“天啊,你们给我下了多少药?”

“剩下的所有,亲爱的。”娜塔莎得意的回击,和鹰眼击掌。

彼得看上去激动的要昏迷了,“那你喜欢我吗,史塔克先生?”

“Ew...”旺达的嘴唇向上翘起来,自言自语,“年轻孩子真可怕……”

“是的。非常喜欢。”托尼咬住自己的舌头,“好了,够了!”

“我也一样!先生!从小学起就是了!”彼得眼含泪花,“我爱您!是对,呃,对恋人的那种!您懂得!”他小心翼翼的问,“那您对我的喜欢是哪种呢?”

“哦天呐,彼得,你还是小孩子,我这样是犯罪,”托尼绝望地说,捂上脸颊,“好吧,我也分不清楚,不过管他呢,是的,有那么一些!就是……你说的……”他说不下去了,感觉颜面尽失,“这是犯罪,好吗?”

“不是啦,先生,不是了!”彼得一下子蹦了起来,大叫道,“今年我成年了!我的生日!今天就成年了!一切都合法!”他高兴地一下子扑到托尼怀里,“我爱你!!!”

他鼓起勇气吻了托尼。

“感觉怎么样?”

托尼想了想,抛弃了廉耻。

“棒呆了,亲爱的。”

复仇者们全都看呆了。

“……真不知道事情居然是这种结局。我们是不是该为他们鼓鼓掌?”鹰眼忍不住吐槽。娜塔莎轻轻拍了他一下,“不,我想我们该给他们留点空间。”

而几个月后,当史蒂夫无意中问起蜘蛛侠关于他对钢铁侠的家有什么印象,彼得回答:“托尼的新床很舒服。”
史蒂夫:?????

END

小剧场

逃过一劫的洛基站在暗处,手指轻轻搭在平坦的小腹上。

“索尔真是个傻瓜,”他暗自想,“他们都是。只有我一个人最聪明。”

他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偷偷笑起来。

“你说是吧?”

 
评论(16)
热度(353)
  1. Clinton九霄是个酒酿圆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