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曦x珊莎】Long Summer

*忽然脑洞求轻喷

*短小君,ooc属于我!!



珊莎坐在洒满阳光的卧室里头。明晃晃的镜子中金色的琴弦似的阳光闪耀着,一束束错落有致地垂落下来,稀薄的细小羽毛般的灰尘雾蒙蒙地静谧悬浮飘动在晒成沙金色的空气中……窗外怒放的玫瑰香薰袭人。

珊莎扶起身上厚重的华服裙摆——十二颗圆润的小指头大的海珍珠白润地盘成纽扣,紧紧固定起后背到纤细腰间交叉的白银丝线。奶油蛋糕般层叠的精致手织蕾丝呈波浪状优雅地锁紧她锁骨和胸前,伴随着绷紧的象牙色褶皱垂到腰间,遮掩了若隐若现的双层花卉纹样的薄纱。裙摆膨起,腰身按照君临时兴的样式从两侧最纤细处漫延起数层轻纱,犹如盛开的玫瑰花瓣。

在北境珊莎可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作为北境领主史塔克家的女儿,她确实有不少漂亮衣服,但没有一件像是这样的——让她真正觉得她是个公主,带着皇室的骄矜和礼貌的蔑视,轻慢的流露出七国之主的高贵。尽管现在她并不再是了。

她看着梳妆台上巨大的镜子中的自己,美丽的近乎闪闪发光的脸庞上没有任何一点笑意。美貌和青春——她所拥有的这最美好的一切,都在被君临这巨大的黑洞吞噬,让她渐渐变成一个华贵的空壳。而她所能做的只有痛苦。她的小妹和幼弟,她的大哥罗柏——想到这里她的五脏六腑都疼痛起来。

门口传来响动。她没有回头,以为那是雪伊,她所唯一信任的人。然而不是,随着一阵优雅的裙摆被风拂动的窸窣声,精研的香气迷人地飘了进来。最高级的香料味道让珊莎马上分辨出那人的身份——

“小白鸽,衣服还好吗?”

珊莎紧紧咬住牙齿,把所有的思绪都咽了回去,她盯住镜子中的自己,仅有那么一瞬间——“很好看,陛下。”珊莎匆忙的转过身,蓝色的眼睛浅得接近通透,像细致打磨过的晶石般闪烁。

瑟曦带着得体的妩媚笑容走进来,眼睛很亮。她穿枣红绸缎的厚重长裙,裙身如同波浪一般层叠散开,柔丽地折射着阳光。颈上戴着华美的金饰。金色麦穗般灿烂闪耀的丝缎似的长发结编起来,让她的容貌越发显得端庄而高贵。她很好看,珊莎不禁想,她是毫无争议的万人迷。

瑟曦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转而走到她身边看着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搭在她的裙摆上,“很美,不是吗?”她充满诱惑力地笑着,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让珊莎想到她幼时曾教艾莉亚识数的蓝碧色玻璃珠,“这是最好的裁缝做的。看这珍珠?我亲自挑选的。”

“我很感激,陛下,”珊莎麻木地说,试图假装自己对此很感兴趣,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姑娘,只喜欢华服和梳妆,像她从前那样,“它们很好,我在临冬城没有过这样的衣服。”

瑟曦一时没有说话,这让珊莎本能的感到惶恐。我让她不满意了吗?还是我说错了什么?珊莎的心脏砰砰作响,她偷偷抬起眼睛看瑟曦,发现她只是在沉思,手里握着一缕枣红色秀发——珊莎发现那是自己的头发。

感觉到珊莎的目光,瑟曦回过神来,侧了侧头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是啊,我想也是这样。这颜色同你的头发相称,枣红色头发很美。”

珊莎感到一阵眩晕。瑟曦在夸奖她的美貌?七国最美的一个女人称赞她美丽……

“谢谢,陛下。”她几乎是心烦意乱地说,语气游移不定,因为瑟曦一直未把她的发丝从手中松开。

“坐下。你的侍女是怎么服侍你的?”瑟曦的手指按在她的肩上,几乎是强迫她坐在梳妆台前。珊莎想为雪伊辩解,告诉瑟曦这不是她的问题,但她几乎是立刻就放弃了。她看到了瑟曦的神情,知道她不过是抱怨的随口一说。

梳妆镜模糊的映照出两个人的身影。金发和红发……同样美丽不可方物的脸。珊莎屏住呼吸,感觉到瑟曦的手指轻柔的穿过她浓密的长发。“徒利家的红发,嗯?”她哼笑起来,那手指离开了,珊莎的余光看到瑟曦的笑容变深。

“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以为北境不会有你这样的女孩。”瑟曦声音很轻,她的手拿起一把梳妆台上的象牙梳子,把它放在珊莎的秀发上,把眼睛低下去摇摇头,“你是天生的淑女,小白鸽。天真烂漫,像北境的雪一样无瑕。”

珊莎屏住呼吸,不敢说话,然而一阵久违的温暖涌上来——她知道自己该恨她,她也的确这样做了,但她还没能学会拒绝她的真心。这时刻很珍贵,她觉得感动,心脏跳动的乱而舒适,像她初次看到乔佛里和洛拉斯的时候那样。她屏住呼吸眨了眨眼,忍不住冲着镜子勾起一个细微的笑容。

瑟曦的手法很舒适,珊莎闻着玫瑰花味儿和她身上散发的皇室香料气味,几乎是有些懒怠地听着她说话,而忘记去思考瑟曦为何如此熟练,“那时候我就知道,北境会埋没你,你的美貌,珊莎。”瑟曦勾起一缕长发冲她微笑,把头发小心的编进那个花苞形状的发髻中。而她瞬间变得心灰意冷。

“事实上,陛下,我也更喜欢君临的天气。这里更……温暖些。”珊莎笨拙的说,又一次违心的交谈,珊莎几乎厌倦了。她想念北境的雪,她团雪球,同艾莉亚玩闹。北境的雪白而厚重,沾湿了她的斗篷曾让她伤感,而此刻她却思念得心痛。

瑟曦相信了。她或许以为人人都会爱这个阳光明媚,教人怠惰的玫瑰味道的长夏。“这个夏天过后会有一个很长的冬天。”她说,讽刺的笑了,重新把珊莎的最后一缕散落的头发攥在手里。“不过没关系,小白鸽,你会喜欢的。”

“为了什么?”珊莎不禁脱口而出,随后为自己的胆大妄为惊呆了。

瑟曦却看着她意味不明的微笑起来,满意的端详着那个完美的发髻,拿起珍珠和红石榴石的装饰细碎地别在她的头发上。

“就当是为了我吧,小白鸽。”她慵懒地笑起来,从她身后捧住她的脸,轻吻了她的嘴唇。这不该是皇后对罪臣之女的礼仪……这甚至不该是任何女人之间应有的礼仪!珊莎呆住了。

瑟曦在她耳边轻声说,“小白鸽,你会喜欢的,我知道……我是说这一切。”

珊莎不能说话了。瑟曦起身走出了房间,留下她在充满玫瑰味道和她身上香气的梳妆台前红透了脸。

是啊……她会喜欢的。珊莎想。

不过既不是玫瑰,不是阳光,不是长夏,也不是长裙,珍珠宝石和梳妆台。

是那个吻。吻她的人。

End

 
评论(11)
热度(30)